当代文学

第3卷·一个故事(22)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7-10 20:22 来源:本站

第3卷·一个故事(22)

(关闭UC阅读模式:轻触屏幕中间,右下角点退出)他却聚精会神地抱着他的金子。

他们看到他怎样像发热似的从一个破烂的睡榻上跳下来,挪开墙上的一块活动的石头,因为那里面藏着他的装在一只袜子里的许多金币。

他抚摸着褴褛的上衣,因为它里面也缝有金币;他的潮湿的手指在发抖。 他病了。

他害的是一种疯病,一种没有乐趣的、充满了恐怖和恶梦的疯病。

他们匆忙地走开了。

他们站在一批罪犯的木板床旁边。

这些人紧挨着睡成一排。

他们之中有一个人像一只野兽似的从睡梦中跳起来,发出一个可怕的尖叫声。 他用他的瘦削的手肘把他旁边的一个人推了几下。

这人在睡梦中翻了一个身,说:闭住嘴吧,你这个畜生,赶快睡呀!你每天晚上总是来这一套!每天晚上?他重复着说。 是的,他每天晚上总是来对我乱叫,折磨着我。

我一发起脾气来,不做这就要做那,我生下来就是脾气坏的。 这已经是我第二次被关在这儿了。 不过,假如说我做了坏事,我已经得到了惩罚。 只有一件事情我没有承认。

上次我从牢里出来的时候,从我主人的田庄附近走过,心里不知怎的忽然闹起别扭来。 我在墙上划了一根火柴我划得离草顶太近,立刻就烧起来了。 火燎起来正好像脾气在我身上发作一样。 我尽量帮忙救这屋子里的牲口和家具。 除了飞进火里去的一群鸽子和套在链子上的看门狗以外,什么活东西也没有烧死。 我没有想到那只狗,人们可以听见它在号叫我现在在睡觉的时候还能听见它号叫。

我一睡着,这只毛茸茸的大狗就来了。 它躺在我身上号叫,压着我,使我喘不过气来。

我告诉你吧:你可以睡得打呼,一整夜打呼,但是我只能睡短短的一刻钟。 这人的眼睛里射出血丝。 他倒到他的朋友身上,紧捏着一个拳头朝他的脸上打来。 疯子又发作了!周围的人齐声说。 其余的罪犯都把他抓住,和他揪作一团。 他们把他弯过来,使他的头夹在两腿中间,然后再把他紧紧地绑住。 他的一双眼睛和全身的毛孔几乎都要喷出血来了。 你这样会把他弄死的,牧师大声说,可怜的东西!他向这个受够了苦的罪人身上伸出一只保护的手来;正在这时候,情景变了。 他们飞过富丽的大厅,他们飞过贫穷的房间。 任性*、嫉妒和其他主要的罪孽都在他们身边走过。 一个作为裁判官的安琪儿宣读这些东西的罪过和辩护。

在上帝面前,这并不是重要的事情,因为上帝能够洞察人的内心;他知道心里心外的一切罪过;他本身就是慈悲和博爱。

牧师的手颤抖起来,他不敢伸出手在这罪人头上拔下一根头发。 眼泪像慈悲和博爱的水一样,从他的眼睛里流出来,把地狱里的永恒的火滴熄了。 这时鸡叫了。 慈悲的上帝!只有您能让她在墓里安息,我做不到这件事情。

我现在已经得到安息了,死者说。

因为你说出那样骇人的话语,你对他和他的造物感到那样悲观,所以我才不得不到你这儿来!好好把人类认识一下吧,就是最坏的人身上也有一点上帝的成分这点成分可以战胜和熄灭地狱里的火。 牧师的嘴上得到了一个吻,他的周围充满了陽光。

上帝的明朗的太陽光射进房间里来。 他的活着的、温柔和蔼的妻子把他从上帝送来的一个梦中唤醒。 (1851)这个小故事是从1851年哥本哈根出版的安徒生写的一本游记《在瑞典》中选出来的,为该书的第八章。 安徒生儿时受父亲的影响,信奉上帝,但他在这里不是宣扬宗教,而是表达他个人的信念:好好把人类认识一下吧,就是最坏的人身上也有一点上帝的成分这点成分可以战胜和熄灭地狱里的火。 他对人类充满了希望,虽然人类的邪恶和弱点他已经体会很深;而且对此也写了不少的作品加以鞭挞。 (漪然录入)(第2/2页)(本章完,请阅读下一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