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7-22 13:59 来源:本站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笔趣阁最快更新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最新章节。

“墨子烨,听说过撒谎的孩子被狼吃吗?这一次我就不追究了,衍儿毕竟是他的孩子。

可是,他若想要孩子,我派人送回去就好了,他干嘛要这么做啊?你跟你的皇兄说清楚吧。

”“嗯,我会去说的,北梁不会再有人来了。 ”墨子烨说着。 洛清歌倏然挑眉,“恐怕是得了你的命令吧?”墨子烨怔了怔,“你想多了。

”“墨子烨,你太狡猾了,我是不是要防备你了?”某丫头恨恨地瞪了他一眼。 “夫妻不是应该坦诚相待吗?为什么要防备?我是你的亲人,不是你的对手。

”墨子烨抿着嘴唇,憋着坏笑。 “可我都被枕边人出卖了。

”哼!洛清歌瞪着一脸坏笑的墨子烨,“谁让你偷拿我的东西啦?我是想待他伤势好了就跟他好好谈谈,可你这样弄得我很被动。 ”“他的伤已经好了。 ”这会儿,墨子烨才终于弄明白,这丫头阴阳怪气的在说什么。

敢情还在为放夫书而生气呢。 “丫头,你就是太善良了,对人太好了,否则他也不会利用你缠着你了。

”墨子烨说起这件事就生气!“他俪清寒狡猾得像只狐狸,不但自己利用受伤留在你的身边,恐怕还教唆他的妹妹引诱我,以期达到分开我们的目的。

”墨子烨联想到了郦明静,脸上顿时闪现着阴霾之色。 洛清歌瞧了他一眼,心里暗暗思索,这些真的都是俪清寒的主意吗?他会这么做吗?“丫头,并不是每个人都如你一样善良。 ”墨子烨拥住了洛清歌,“别被表象迷惑了。

”洛清歌顺势窝进墨子烨的怀里,“你也一样吗?”她抿着嘴唇,偷偷讪笑。 “怎么又说起我来了?我还不足以让你放心吗?”某王似笑非笑地问。 洛清歌心事重重地叹息了一声,暗说,似墨子烨这样优秀的人,就算他不拈花惹草,可投怀送抱的又怎能少?他真的能坐怀不乱吗?嗯,远的不说,就说这近的……洛清歌偷偷瞧了一眼墨子烨,“师父,约会的感觉如何啊?说来听听呗。 ”她故意坏笑着。 墨子烨凝眉瞧着她,突然抱住了她,“你还敢说!”某王恨恨地提了一口气,“你这个坏丫头!你明知道那郦明静不怀好意,怎么连点反应都没有?你就不怕我真的跟人家约会去了?”“不怕!”某丫头抿着嘴唇憋着笑,“王爷若是遇见了喜欢的女人,我绝不做你的绊脚石!”“你……”某王真是无语了,他怎么一点都感觉不到这丫头对他的爱呢?还是她故意这么说的?墨子烨勾起她的下巴,“我怕离开我,你会哭,因为舍不得你哭,我还是不要离开的好。

”洛清歌凝视着墨子烨,突然笑了,“自作多情,人家才不会哭呢!”“还嘴硬。 ”墨子烨抿着唇角,“你以为能瞒得过我?”洛清歌顿时尴尬地红了脸,不再说话了。 墨子烨紧紧地拥着她,“我知道,你舍不得我,我也舍不得你。

”洛清歌双臂缠上了墨子烨的颈项,深深地凝视着他:“那郦明静如此优秀,你就一点也不动心吗?”“优秀?”墨子烨笑了,“她在你眼里很优秀吗?可在我眼里,她就是个疯子。 ”想起郦明静的疯狂,墨子烨就觉得头疼。

“怎么东篱的女子如此狂放吗?”他讪讪而笑。 洛清歌一听,“噗嗤”笑了,“莫不是那郦明静为了追求你不折手段了?哎呦,师父有没有把持住?”“我可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某王狂傲地扬起了脸。

“哈哈!”洛清歌笑了,“师父还真是会开玩笑呢,我怎么没看出来你是柳下惠啊!”某丫头故意娇笑着奚落。

墨子烨看着她笑得开怀的模样,心下一动,突然吻住了她的唇。 “师父只为你一个人动心……”拥吻的间隙,墨子烨嘴唇轻轻地划过洛清歌的耳畔,动情地说着。

“那她会不会很生气?”一阵缠|绵悱恻的拥吻之后,洛清歌望着墨子烨问道。 “她只怕是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墨子烨憋着坏笑,说道。

“又被你给打了?”洛清歌愕然地看着他,“你怎么能打女人呢?你不是让君陌尧跟去了吗?还需要动手吗?”某丫头真是无语了,这郦明静再厉害,她也是女人啊。

“墨子烨……”发现人家不说话了,洛清歌狐疑地抬起头。 “这么看着我干嘛?”只见人家正手扶着下巴,好整以暇地望着他,那表情着实深不可测。

“丫头,原来你早就发现我带着君陌尧了……”难怪丫头表现出毫不在意的样子,原来这鬼灵精的丫头早就发现了他的秘密,所以才会这样放心。 小丫头,真是狡猾。 墨子烨笑着刮了一下洛清歌的鼻子,“鬼灵精。

”洛清歌嘿嘿笑了,“我是怕你乐不思蜀啊!人家可是东篱的大将军呢!”“你就不怕我被她吃了?”墨子烨哭笑不得,“的确是东篱的将军,不能以常人判断……她,简直不是女人。

”“她对你做了什么?”洛清歌闪着好奇的眸光,问道。

“她啊……”墨子烨憋着坏笑,看向洛清歌,故意欲言又止。

“说呀!”洛清歌焦急地催促着。

“瞧把你急得……”墨子烨心情颇好。 他点了一下洛清歌的小鼻子,开始说着。 听完了墨子烨的讲述,洛清歌笑得前仰后合,怎么也停不下来。 没想到这郦明静追起男人来,还真是疯狂,这让她不由得想起了一句话:山下的女人是老虎……哈哈,东篱的女人是老虎,这一点,和北梁还真是不一样呢。 “也亏得是我相公,换做旁人,恐怕未必能全身而退吧?”洛清歌终于停了下来,拍了拍墨子烨的肩膀说道。 “那是。

”墨子烨被媳妇一夸,瞬间有了面子,十分傲娇地说着。 “可是……”洛清歌拧紧了眉头,面带忧虑,欲言又止。   “怎么了?”笔趣阁最快更新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最新章节。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