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清朝的郑板桥怎样办案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6-29 12:34 来源:本站

	清朝的郑板桥怎样办案

清朝的郑板桥怎样办案文/神龙跨三江郑板桥(1695——1765),名燮,字克柔,号板桥,系江苏兴化县人。

他,16岁随邑人陆震学作词;约25岁,因娶妻有了子女,为谋生计遂设塾于真州之江村(又称西村),从事教馆生涯三四年……公元1752年,板桥到南京参加乡试,中举人;公元1736年,板桥到京师参加会试,中了进士;公元1742年春,赴任山东范县县令,5年后调潍县又做了7年知县,前后共当12年县令。

据史料记载,他在做范、潍知县时很有一些惠政,案无一积牍,无一冤民,从而得到老百姓的拥护。

郑板桥为政清廉,节衣缩食,是位颇有政绩的清官。

看过历史的朋友都知道,清朝政府的财政收入大部分来自盐业,因此,整治盐业市场一直是清政府十分重视的一件事。 公元1746年,54岁的郑板桥,从范县调到潍县任知县。 他来到这个以盛产海盐而著称的小县城,面对眼前繁荣的盐业景象,很兴奋,但又感到有一种压力:要保证这里的盐业发展、治理好当地经济秩序是很难的。 因为清朝时期,盐业分官荣和私营两种。

私营,大部分是私盐小贩,本小利少;而官营的大盐商凭着权势,欺行霸市,囤积居奇,哄抬市场价。 私盐商贩经常受到排挤、敲诈而破产,生活过得很艰难。 郑板桥上任不久,就遇到了一件官私盐商的诉讼案。 郑板桥一见到那个小贩,便知是可怜的穷人:蓬头垢面,衣衫褴褛,骨瘦如柴。 他贩盐,是生活所逼,不得已而为之。

郑板桥顿生怜悯之心。

经升堂审理后,郑板桥很清楚这案件的内情:“官”压“私”,案子本身并不复杂,但处理起来却很棘手。 如果明断官商不法,这虽然保护了盐贩的利益,但就将得罪官商,盐业的税收肯定会受到影响;如果昧着良心惩罚私盐贩,不仅于心不忍,而且也会招致私盐贩的强烈不满,同样会影响盐税的收缴。 郑板桥思来想去,忽然眼前一亮,心生一计,他当即把惊堂木一拍,大声喝道:“私盐贩了竟然如此无理,今天我要以儆效尤,给你们点颜色看看……”当即,郑板桥命衙役抱来一些芦席,用细木片作托,认真扎好,中间挖一个大圆孔,名叫“芦枷”。

他又画了许多竹子和兰花,题了字,贴在芦枷上。 然后让私盐贩子套在脖子上,站在盐商的门口示众。 大家都知道郑板桥是个办事公正的清官,而且是个著名的大画家。

他的诗、书、画堪称“三绝”,他画的竹子和兰花,名扬四海。

许多人都想一睹为快,更渴望能得到他的墨迹。 那位私盐贩子戴着芦枷往盐商门前一站,立即招引了许多人前来观画,把整个县城都轰动起来了。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大盐商很得意,认为这下可好了,再没人敢和自己抗衡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越聚越多,店门口被挤得水泄不通,店外人群熙熙攘攘,店内空空荡荡,大盐商这才感觉到不妙,私盐贩示众影响了自己的生意,一天下来一笔买卖也没做成。

第二天围观的人就多了,大盐商感到很晦气。

当天傍晚,大盐商气急败坏地去见郑板桥,苦着脸恳求道:“大人,请您不要再让私盐贩子在我门口示众了……”郑板桥装作惊讶地问:“本县判处示众10天,怎么刚刚2天,你就来说情?”大盐商哭丧着脸说:“大人,我不是来说情,私盐贩子戴着芦枷,倒很轻松,可是我这两天的买卖却蚀不起,再这样下去,我的店就要关门了……”郑板桥板着脸,冷笑一声说道:“你们这些富翁可真难伺候!要戴枷示众的是你,请求脱枷的还是你。

好,好!这回依你就是,下次要是再这样反复无常,戏弄本县,连你也要顶枷示众!”说完,郑板桥命差役给私盐贩子解去刑枷,释放回家。 大盐商又羞又脑又怨又恨,落得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从此,大盐商欺诈私盐贩子的事情再也没有发生了。

由此可见,郑板桥当时只是一个小小的县令,他官卑职小。 人微言轻,但即使在这种条件下,他仍能利用自己的为政智慧,巧妙地周旋于各种势力之间,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他为清政府经济的发展与巩固作出了积极贡献!当今,像这样的官还有多少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