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第五百三十九章 主仆赌约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7-04 21:58 来源:本站

第五百三十九章 主仆赌约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我能帮什么忙?”秦阳看了看躺在椅子上,依旧昏迷不醒的诺卡,转头看着秦华。 秦华笑道:“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吧,你回去休息吧,有下一步的计划我再找你。

”秦阳嗯了一声,也不多话,毕竟父亲干了一辈子的特工了,剩下的事情自然没什么危险。 “行,那我回去了,你自己小心点,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秦华点头,反问道:“对了,你今天晚上不是有行动吗,需要我帮忙不?”秦阳摇头:“不用,我有人帮忙的。

”“好,回头见!”秦华看着儿子那宽阔坚实的背影,心中升起几分欣慰和感叹。 自己已经老了,儿子已经长大了,而且青出于蓝胜于蓝了,比自己更厉害了!今天如果不是儿子出手,光是自己一个人的话,别说抓住诺卡,可能自己性命都要丢在里面。 看来这件事情后,真的该退休了。

忙碌这么多年,也该休息休息,过过自己的生活了。

感叹了一番,秦华转过身子,走向了依旧昏迷不醒的诺卡。

诺卡被抓的消息,恐怕很快就会传递出去,自己得抓紧时间了。 ……秦阳悄然回到自己的藏身之所,他并没有回酒店,因为他准备今天晚上行动,自然不用那么的来回折腾了。 蜘蛛会配合秦阳行动,只要秦阳进入研究室,将那台电脑连上,并且将解码器装上,剩下的事情蜘蛛这边会有人帮忙搞定。

秦阳躲在屋子里,安静的养精蓄锐,等待着晚上的降临。

今天的天气预报还挺准,天空阴沉沉的,下午时分开始飘起了小雨,而且看样子这雨一时半会还不会停。 就在秦阳在窗口看雨的时候,司徒香的电话打了进来。 “你的提议,我向师傅说过了,他同意了。

”秦阳脸上浮现起两分笑容:“那不挺好的吗,谁先拿住对方三次,谁就胜利,从现在开始?”司徒香冷冷的说道:“别着急,你先听听条件再做决定。

”秦阳楞了楞:“这还带条件的?”司徒香冷哼道:“也可以说是输了的人要付出的代价。 ”秦阳回过神来:“哦哦,这样啊,你说,什么条件!”司徒香沉声道:“比赛规则就按你所说,谁先抓住对方三次,谁便算胜利,输了的代价便是要给胜利的人当仆人五年!”秦阳略微有些意外:“仆人?”“是的,仆人,输的人要尊称胜利的人为主人,并且要无条件听从主人的命令办事,五年后恢复自由之身。

”秦阳笑道:“这赌得挺大的啊。

”司徒香冷冷的说道:“当仆人总比丢掉性命的好。

”秦阳呵呵一笑:“这么说也很有道理,更何况只是五年,输的人,就当是卧薪尝胆了,五年后恢复自由之身,自然还有再次挑战的机会。

”司徒香沉声道:“你我无仇,不拼生死,自然需要能代表高下的胜负条件,主仆关系,应该是最明确的关系了。

”秦阳笑眯眯的问道:“输的人,无条件听从胜利者的命令,什么都能做?”司徒香声音里带着几分杀气:“是的,你在想什么?”秦阳摸了摸鼻子,懒洋洋的笑道:“我就是在想,如果我赢了,你成为我的仆人,我晚上寂寞的时候,让你侍寝,你会不会同意,这算不算这个主仆协议包含的内容呢?”司徒香声音里多了几分怒意:“行啊,只要你有本事赢了,你想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但是如果你输了,我会让你脱光衣服去大街上裸奔!”秦阳啧啧称奇:“最毒妇人心啊,我输了,你晚上寂寞了,也可以让我侍寝嘛,大家很公平嘛,我可舍不得让你去大街上裸奔,都是我的仆人,吃亏的还是我啊。 ”“你滚!”司徒香咬牙切齿,如果秦阳在她的面前,她肯定是直接一拳头砸过去。 这家伙,简直太讨打了!秦阳收敛笑容,沉声道:“好,我答应你,就按你说的办,输的人给胜的人为奴五年,无条件执行胜利者的命令,不过我也有一个小小的条件。

”司徒香冷声道:“说!”秦阳冷肃的说道:“这件事情,只是我和你之间的战斗,不管有什么手段,大家都冲着彼此,不要波及旁人,既然要赢,就要赢得光明正大一点。

”司徒香冷笑道:“你是担心我对你的亲人朋友出手来威胁你是吧?”秦阳坦然的回答道:“你失去双亲,一直刻骨铭心的要报仇,我想你知道那种感觉,如果你对我的亲人朋友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害,我同样也会发疯的,我要是发起疯来,我真的不确定我自己会做什么事情。

”司徒香哼道:“行,我答应你,我要赢你,自然冲你来,绑架威胁亲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我还不屑使用!”秦阳松了一口气:“爽快,那就这么定了!”司徒香冷笑道:“口说无凭,我会起草契约,双方签字,一人一份,谁输一次便签字画押,免得输了的人赖账!”“可以!”秦阳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司徒香说的契约类似赌约或者合同,是修行者之间的一种办法,只要你签字按手印,那便需要对自己的话负责,否则会遭到所有修行者的鄙弃,就算实际上不能拿你怎样,但是你的声誉至少也会烂成渣。

一个不遵守自己承诺的修行者,自然无法再得到别人的信任和尊重。 “我到酒店找你?”秦阳笑道:“我今天有点事,明天我联系你。 ”“好!”对面干净利落的挂掉了电话,秦阳拿着手机,略微的有着两分失神。 这玩得确实有点大啊。 输了的人,给赢了的人当仆人,成为主仆关系,这事宣扬出去,在修行者的圈子里这脸自然是丢尽了。 司徒香输了,陆天生会大失颜面,秦阳输了,莫羽会丢人,隐门也会丢脸。

但是,这情形由不得秦阳拒绝。

他必须赌!不仅要赌,而且必须要胜!。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