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童趣无数 童心未泯——致童年(42楼完结)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7-04 11:57 来源:本站

童趣无数  童心未泯——致童年(42楼完结)

本帖最后由老夏于2013-8-2518:03编辑  1979年恢复高考的第二年,哥哥参加了高考,只是没有考上,在一帮同学的蠢蠢欲动之下,他提出了想参军,哥哥在高中谈了一个对象,但因为是农村户口,家里极力反对,那个年代户口的观念实在太浓了,哥哥只好作罢,于是便想离开家里。

但外婆不同意,说长子不从军,但父亲是支持的,在哥哥的死缠烂打之下,终于走进了军营,但还是开了后门,因为年龄不够,记得那个连长家访的时候,全家新衣,新貌的迎接,仿佛是一个很大的首长,谁曾知晓这个小个子不够年龄的兵居然后来做到了正团职,后来的夏氏续家谱的时候,也让我们家风光了一把。     我在武汉有一年的上学的经历,至于为什么到武汉上学,我一直没有得知原因,母亲的家史也是非常的复杂,也许在以后的整理下,会写写关于母亲的一切,那也是后话了,母亲有个亲姐姐在武汉先锋小学(现在叫唐家墩小学)任教,姨妈一直跟着外婆在一起的,找的姨夫也是一个老师(武汉市5中的老师)。

外婆当时是在武汉福利院工作,就在武汉油厂的后面,而我去武汉的时候就住在武汉市福利院里,那里面有个八大家,其实就是一排平房,满满的一家人,外婆,外公(不是亲外公),姨夫,姨妈,表姐,表弟,姐姐,和我,就住在一间只有50平米的平房里,客厅有张大床,床的上面是阁楼,我们四个在楼上,虽说拥挤,但一家其乐融融,对于这段时间的经历我也是印象深刻的。     那是在1981年的开春,也是我读5年级的下学期才去武汉先锋小学读书的,可想而知我那时候在别人眼里是个农村孩子,我的母语是汉腔,对于武汉话是不学自通的,当时去的时候还是很自卑的,特别怕事,最可怕的就是我就在姨妈的班上,姨妈是个非常严厉的教师,记得有一次上课我因为做错了题目不准放学,被留学了,因为是刚刚开春还穿着棉裤,我内急啊!但我不敢说,总之是怕到极点,姨妈当时可能也没有想到这一点,终于憋不住了,哈哈!在教室里,11岁的我居然尿裤子了,那叫一个尴尬啊!留学的同学不是很多,但记得有一个姓“余”的同学还是知道我的丑态,姨妈当时也是直怪我怎么不做声,想想还是极度自卑造成了我的不敢吭声。 而后姨妈看到我是这样一个状态,对我也是加强了关注度,好歹也混了个小学毕业。

  这期间母亲来看了我一次,那一晚母亲紧紧地搂住我,心头肉啊!我感觉那晚对于我来说终生难忘,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我不愿意睡着了,我很害怕睡着了感受不到母亲对我的那份爱,而母亲也是暗自留下了些许眼泪,“儿子啊!妈妈想你!”{:1_809:}(写到这里,真的忍不住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