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第四百三十一章 我给首辅提意见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7-05 18:59 来源:本站

第四百三十一章 我给首辅提意见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此刻众给事中们正就各地清丈田亩中遇到种种状况与张居正讨论。

说到最后,众人也都开始说清丈田亩中的压力和所受的委屈。 于是会揖就成了诉苦大会。 一名给事中道:“元辅,上个月下官上本弹劾家乡豪右隐匿田亩三百亩,但豪右恼怒说我不念乡情,在家乡造谣污我名声不说,竟借故因事打瘸了我儿子一条腿。

”一人道:“元辅,老夫以身作则,写信于儿令他不许族亲诡寄田地,但族亲得知后却骂我数典忘祖,不配再为同宗子孙,他们……他们竟将我祖父之灵牌撤出宗祠啊!”林延潮听了也是心道,这清丈田亩的压力之大,果真很大,宗室,勋戚,官员反对不说,连家乡,同宗也是得罪了,搞到最后成了孤家寡人。 面对众给事中的委屈和诉苦,张居正道:“诸位,我也知你们的委屈。

但我们今日被人所骂,乃是为了万世不为人所骂。

尔等也是知道,有土此有财,赋自田出,朝廷税赋九成从农税来,皇亲、勋臣、贵戚恃宠挟恩,奏求田地,官宦,豪右勾结官府飞洒,花分,逃役免税。

税赋只能摊至百姓手中,小户力薄难撑,举家逃亡。 赋役不均遍及各地,自洪武迄弘治百四十年,天下额田已减强半。 若再不行清丈之举,十年后国家无可用之钱,无可战之兵,社稷将倾!”张居正这一番话压住了全场,众给事中们都是平静下来。 张居正目光扫过全场道:“清丈事实百年旷举,恰仆在其位,务为一了百当。

一切之责由吾一身当之,但请各位念欲君国子民计,行清丈之事到底,仆在此恳求诸位了!”说完张居正对着满堂大臣一揖到地。

林延潮在旁听了,也不由感动。

张居正清丈田亩之事,举国骂声一片。

他难道不知吗?张居正当然知道,以他今日权势地位,若不强行推行此政,他这宰相当得有多舒服啊!三尺蒙童,束发读书,十年寒窗,进士及第,官居一品,位极人臣,还有何求?换了大多数人而言,如此渡过一生足以。

但是张居正却没有。 青年时张居正进士及第后,在翰林院为编修。

每逢盐吏、关使、屯马使,各按差使还朝,张居正即携一壶酒,上门请教,问利害厄塞,因革损益,贪廉通阻之事。 归到家中后,张居正再篝灯细记,如此用功。

今日他位极人臣时,尽管操弄权术,尽管打压异见,甚至私德也不行,差一点三子三鼎甲。 但张居正没有忘记理想,读书人所追求的治国平天下。

清丈田亩就是治国平天下。 明唯有一相,张居正。

堂上众大臣们见张居正如此,也不由为其凛然正气所感,一并从椅上起身向张居正一揖。 即便林延潮也是放弃记录,不由离座,他也是打心底敬佩对张居正敬佩。 会揖房里,气氛凝重。 起先抱怨的给事中道:“元辅既不惜此身,那下官又有何惧之!”另一人道:“不错,苟利社稷,死生以之。

”“大丈夫行事,但求俯仰无愧。 ”众官员们大声慷慨陈词,有的投机取巧的官员自也是乘此场合向张居正表忠心,至于林延潮则是一声不吭地又重新坐下。

这么多人在这,他不需要发表什么意见,他只需作一名普普通通的记录者。

林延潮此刻倒是想写一篇如《盐铁论》那等的文章,就算不能如盐铁论那般名垂千古,但是也要替自己扬名立万嘛,往大文宗,大文魁的路上再走一走。 不知不觉间,林延潮笔下的书稿已是垒起了一摞一摞,反观一旁的董中书却没有如林延潮这般记得详细。 终于内阁六科的会揖结束。 众给事中一一离去,最后堂内只余下张居正,以及整理书稿的林延潮。 林延潮见张居正疲惫地坐在椅上,合眼休息。 与这位帝国宰相同处一室,林延潮还是很有压力的,于是手脚快了一些,将书稿收拾举步离开。

路过张居正面前时,林延潮停步以下属的礼节向张居正作揖行礼,然后就放轻脚步离开。

“是宗海吗?”林延潮快要到了门口了,却被张居正叫住。

林延潮不由吐槽,张居正是怎么闭着眼睛,从脚步声里听出是我来的。

林延潮只能停下道:“是下官,不知中堂还有什么吩咐?”张居正睁开了眼睛,双目布满了血丝,不似平日满腹自信的样子。 林延潮也知张居正眼下承受着怎样的压力。 但见张居正捏须道:“方才会揖时,众人皆道清丈田亩是善政,为何宗海你却不说。 ”林延潮道:“进言乃是给事中之责,下官只是司于记录,不敢乱语。 ”张居正又道:“那方才众人给本阁部行礼之事,宗海为何却离开席位,向我一揖!”林延潮实话实说道:“下官对中堂之举心有敬意。 ”张居正点点头道:“你此言倒似言出肺腑。

”这话说得好像我以前说的都是假话一样。 林延潮只能道:“下官在中堂面前,不敢有假话。

”张居正眼光一眯,道:“是么?那于清丈之事,你有何见解?对了,不可再用,其位不谋其政的话,来推搪本阁部。

”林延潮一愣心想,自己中张居正圈套了。

从方才张居正问自己话第一句起,自己就不知不觉落入了张居正语言陷阱,使得这一题从选答题变成了必答题。 真是伴君如伴虎,一不小心自己就着了张居正的道了。 林延潮心想,这给上级提建议,可是官场新人一个技术活啊!张居正捏须看着自己,一副看你如何翻出五指山的表情。

林延潮心道,好啊,既是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好了。

于是林延潮道:“正如中堂之前所言,眼下是豪民有田不赋,贫民曲输为累,若不行清丈田亩之法,国家必危,此策不可动摇,但在细节上下官觉得有商榷的地方。 ”林延潮的应对套路,就是大方向大家保持一致,细节上咱来抛点干货。 听林延潮这么说,张居正果真来了兴趣,抚须道:“姑且言来!”(未完待续。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