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记云浮籍著名抗日将领叶肇:鲜为人知的抗战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7-16 21:15 来源:本站

记云浮籍著名抗日将领叶肇:鲜为人知的抗战故事

  □本报记者廖荣波通讯员莫德平  在新兴县六祖镇水湄村古建筑群中,有一座外面显得很平凡,里面却很雅致的房屋。 这座建筑设计精巧,中西合璧,大量使用钢筋水泥材料。 这就是抗日将领叶肇的故居。

叶肇,曾名叶赓泮,字伯芹,1892年出生于水湄村,1919年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毕业后,历任排长、连长、团长、师长。 抗日战争时期,历任66军军长、37集团军总司令。   带我们参观的村干部叶忠庆说,叶肇一直是水湄村人乃至新兴人的光荣和骄傲。

在抗日战争时期,他指挥若定,大展神威,先后指挥66军和第37集团军,痛击日军,战功赫赫,被蒋介石誉为“国之干城”。 他还是热心家乡公益事业特别是教育事业的杰出乡贤。   “京突围”  浴血奋战死里逃生  1937年9月,叶肇率66军参加淞沪会战,伤亡惨重。 后转战福建,再参加京保卫战。 在南京保卫战中,两支粤军最先在句容触敌,他们分别是叶肇的66军和邓龙光的83军。

与日军第16师团经过一番激战后,退入南京城,开始城防战斗。

12月12日,光华门被日军攻破,军心动摇,守城司令唐生智下令突围。

突围中,大部分国军以为从江边突围安全快捷,但因人多船少,只有极少数人渡过江去,大部分涌在江边遭日军屠杀。

而叶肇与邓龙光商量后,决定66军和83军一致行动,从正面突围,虽然伤亡惨重,却突围成功,成为南京突围中,幸存人数最多的两支部队。   作为军长的叶肇在突围过程的混战中,与部队失散,只好与参谋长黄植南乔装成难民,一路狂奔。 后被日军俘虏,做了挑夫。

伺机逃脱后,潜入上海外国租界,再乘轮船经香港回到广州,后转去湖南防地。   不久,叶肇又回到广州,专门在中山纪念堂作了一场报告,讲述其突围和逃难的经过:  原来,从南京城突围出来后,各部混乱中各自为战。

叶肇乘着夜色赶到汤山附近时,身边仅剩十几人。 天亮后,四处都是日军,他们不敢贸然行动,只好潜伏在一个小山上。 到了傍晚,大家饥饿难忍,准备到山下的村子找东西吃。

结果刚一下山就被一队日军发现,遭遇战中大家被打散,叶肇和参谋长黄植南两人逃入一个废旧的碉堡躲藏。

日军走后,他们疲惫到了极点,加上饥饿,互相扶持勉强夜行。 突然发现路边有一堆红薯皮,饱餐一顿后,还把剩下的带上作为路上口粮。   当天夜里,两人走进一个村子,村里逃得仅剩一个老太太。 叶肇掏出钱跟她买食物,就在这时候,村口枪声大作,一股日军冲入村庄,幸好老太太带着他们一起爬入一个柴草堆。 日军进入村庄乱开了一通枪,又朝屋子里扔了几个手榴弹,发现村里没人后才离去。

  叶肇两人爬出草堆继续赶路。

路上遇到一队年老体弱的难民,几个好心的老头子拿出便服给他们换上,还给了他们一点食物。 他们和难民刚走了几里路,就被一队日军包围了。

幸好这股日军是来拉夫的,他们把相对年轻的叶肇和黄植南抓去做了挑夫,让两人轮流挑一个沉重的担子。 面对被俘的奇耻大辱,叶肇誓言,一定要让日寇血债血还!  “万家岭大捷”  几乎全歼日军106师团  在江西省德安县的万家岭大捷纪念园,有一组名为“无衫勇士”的群雕特别引人注目:赤裸着上身的战士们,一手提着大刀,一手握着步枪,奋勇向前。

经过的游客,无不驻足致敬。

据《九江日报》报道,这群雕像是以国民革命军66军敢死队对敌实施斩首行动为原型塑造的。

而66军的军长,正是叶肇将军,带领敢死队实施斩首行动的,是他的亲弟弟叶赓常团长。

  万家岭大捷,早已经为国人所熟知。

1938年9月,时近中秋,赣北万家岭一带,满山树叶金黄。 狂妄的日军106师团孤军深入,企图直插武汉。 只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这片方圆不足20里的赣北山区,将成为他们的墓地。

国军10多万人在抗日名将薛岳的带领下,在万家岭地区给106师团布下了一个口袋阵。

当倒八字形的口袋阵布好后,薛岳感到兵力不足,把在庐山上的粤军子弟兵、叶肇率领的66军急调过来封“袋口”。 当时,面临国破家亡的广东子弟兵求战心切,士气高涨,他们一刻也没有迟缓,立刻开赴万家岭前线,直逼日军106松浦师团刘鞔鼓阵地。 战至10月9日,蒋介石命令薛岳务必在当日24时前全歼该敌,结束战斗,用胜利给“双十节”献礼。

  叶肇将军来到前沿阵地,从望远镜里发现刘鞔鼓这个村子有些异常,摩托车往来穿梭,岗哨林立,一群群军官模样的人进进出出,房屋顶上好像架有天线,判断这是敌人的指挥部。 晚上,叶肇把担任团长的弟弟叶赓常叫来,命令他率领500人的敢死队,全部脱去上衣,光着膀子,手持钢刀,趁着夜色悄悄地接近村子。 敢死队员们约定,如果摸到穿上衣的人,就是一刀,摸到光膀子的人则拍手并肩向前。

经过彻夜激战,敢死队消灭大量日军,只有200多敌人逃脱。

其实,当时敢死队曾经突到106师团司令部附近不过百米,因为天色太黑,加上自身伤亡也非常大,所以未能及时发觉这就是松浦的司令部。

据后来被俘的日军供认:“如果你们坚决前进100米,我们的师团长就被俘了,或者切腹自杀了。

”当时松浦已经准备焚烧军旗,非常紧张,就在这个时候,冈村宁次为了拯救106师团的残兵败将,破例冒险出动飞机进行夜航,用空投炸弹炸开了一条血路,并且借着照明弹的指引,松浦才得以率少量残部逃出包围圈。   战斗至凌晨3时,叶肇指挥的66军将日军彻底击溃,收复了万家岭、田步苏。

友军也相继收复张古山、杨家山等。 此役,史称“万家岭大捷”,取得几乎全歼106师团的辉煌战果。 一个师团几乎被全歼,这是侵华日军战史上从未有过的惨败。

这个重大胜利,沉重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极大地激励了全国军民的抗日斗志。

战后,66军荣获由国民党中央军委授予的“钢军”荣誉旗,叶肇将军也被蒋介石誉为“国之干城”。   水湄村“两叶”  一文一武各有建树  在水湄村,叶季壮与叶肇两家相距不足百米。 这位与叶肇同时从水湄村走出去的叶氏子弟,曾是中共中央军委首任后勤部部长、解放后首任贸易部部长。 其事迹也一直被水湄村人津津乐道。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