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1497,一起洗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7-13 18:59 来源:本站

1497,一起洗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ps:今天有点事,晚了哈。

不过还是两更,不会断更的:)王勃走进两姐妹的闺房,却见陈香正跪在床上整理床铺,她妹妹陈冰在床的另一头帮姐姐的忙。 女孩现在正在铺的床单和被套有些眼熟,王勃定睛一看,不正是他在女孩那里留宿时,和女孩颠鸾倒凤,一起滚过的床单,盖过的被子么?莫非……?王勃的心头不由一荡。 当然,这是他想多了。 正在铺床的陈香看到王勃走了进来,笑着说:“小勃,今天晚上你……你就睡我的床吧。 ”“好啊!”王勃笑着点了点头,“不过,我鸠占鹊巢,睡了你的床,你又睡哪儿呢?”“我……和冰冰睡。 ”陈香微红着脸,眼波流转,低声说,瞟了眼陈冰,却见自己的妹妹在那里捂嘴偷笑,顿时瞪了陈冰一眼,板着脸说,“好啦,不用你帮忙了,越帮越忙。 快去给你勃哥打盆热水洗脸洗脚吧。 ”“好的,姐。 ”陈冰跳下床,去给王勃打水去了。 小姨子一离开,王勃顿时就感觉自己的心思活泛了起来。

他走到床边下,小声的问:“香香,晚上我真在这里睡?跟你和冰冰一起?”“家里没……没多余的地方,只好……只好让你委屈一下了。 ”陈香低眉垂首,有些难为情的道。

心爱的男孩到自己的家里来做客,晚上连一个单独睡的房间都没有,这让她多少感觉有些自卑和难过。 “不委屈不委屈!哪里委屈了嘛?挺好的!真的挺好的,比外面的酒店好多了!”王勃见自己的女人一脸难为情的样子,立刻猜到了女孩的心头所想,柔情顿生,赶紧安慰说。

正说在,小姨子陈冰端着一盆热气腾腾的热水走了进来,肩膀上还挂了一条崭新的毛巾。 “勃哥,你洗把脸吧。

”陈冰将热水盆放在柜子上,将手里的毛巾递给王勃,比她姐还精致两分的小脸红扑扑的,不知道是被热水熏的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谢谢冰冰。 要不,你和你姐先洗?”王勃笑着道。

“不用不用!”陈冰急着摇头。 王勃也不跟小孩子客气,接过毛巾,便开始洗脸。

他洗了之后,铺完床的陈香从床上跳了下来,接过王勃手里的毛巾,泡在热水盆里搓洗两把,拧干,毫不犹豫的朝脸上盖去,开始洗起脸来。

一旁的陈冰见了,目光在两人的脸上流转,又开始抿嘴偷笑。

“笑啥?赶紧洗你的脸吧!”洗完脸的陈香将手里的毛巾一下扔向一旁偷笑的陈冰,瞪了自己的妹妹一眼。 “姐,要不,我……我用我自己的毛巾吧?”陈冰看到她姐叫自己用“姐夫”用过的毛巾洗脸,本能的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怎么,嫌我和你……你勃哥脏?”陈香柳眉一挑,凝视着陈冰。 “不是”“那你还磨蹭什么?赶紧洗,洗了我们还要洗脚,不然待会儿水冷了。

真是的,年纪小小,你还名堂多!”“哪有嘛?”小脸红红的陈冰不依的说,也不敢耽搁,匆匆的泡了下毛巾,拧干,洗起自己的小脸来。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其他的原因,她总感觉手里的毛巾,不论是触感还是气味,都跟她平时自己使用的那条毛巾不一样。 很不一样!农村家里没有天然气,更没热水器,要用热水,都需要用柴火烧,很是费事。

所以,通常而言,农家人的一盆洗脸水,不会像城里人一样,用了一盆接一盆,而是一水多用,一盆热水,全家老少都会用,先洗脸,后洗脚。 在陈冰洗脸的时候,陈香走出房间,须臾后端着一个更大的塑料盆子进来,里面盛了热气腾腾的滚开水。 陈香让妹妹把三人洗过脸的洗脸水倒进洗脚盆,又让陈冰去外面端几根小板凳进来。

“傻愣着干啥?快给你勃哥脱鞋子呀?”陈香见自己的妹妹杵在旁边不动,横了陈冰一眼,啐道。 陈冰于是红着脸,弯下腰,对坐在小板凳上,准备脱鞋的王勃,期期艾艾的说:“勃哥,让……让我给你脱吧。 ”王勃哪里能让陈冰给他拖鞋,人家又不是洗脚店的洗脚妹。 他一把捉住陈冰伸过来的小手,又白了陈香一眼,然后转头看向脸红筋涨的陈冰,笑眯眯的说:“别听你姐的,我又不是封建社会的老爷,哪有洗个脚都要人脱鞋的?冰冰,你快坐下,一起洗吧。 还有香香,你也来吧,你家这洗脚盆够大的。

”陈香在自己的租房和心爱的男人一起洗脚甚至一起洗澡都不是一回两回了,倒不避讳,坐下后便开始脱鞋脱袜。

当她把自己脚上的鞋袜全部脱去,将一双白生生的秀足没入洗脚盆中的热水时,她妹妹依然站在旁边,低眉垂首,扭扭妮妮的扯着身上红色羽绒服的衣角,不动弹,看得陈香当场“气不打一出”,直接掐了妹妹一把,没好气的说:“还在磨蹭啥呢?快点坐下来洗呀?天气冷,水冷得快,要不你待会儿洗冷水去!”“我,我马上就来嘛,你催啥嘛催?洗个脚都要催人家……”陈冰不服气的低声反抗,在她姐的催促下,到底还是坐了下来。 陈香端进来的洗脚盆虽然不小,但其实也没多大,放下了三双脚后,便几乎再没空间。 三双脚,一大两小,在热水盆中动来动去,三双脚便时不时的触碰在一起。 陈香自己倒没觉得有什么,跟身边两位一起洗脚都习惯了;但对于从未跟外人一起洗过脚的陈冰而言,却让小姑娘心头“感触良多”,有点羞涩,有点不好意思,每当“姐夫”的脚无意间跟自己的脚触碰的时候,都会让她感到一阵轻微的颤粟,就仿佛有电流从脚上涌向全身各处一样。 洗了脚,基本上便可以入睡了。 王勃跳上陈香给他才铺好的,焕然一新的被窝。 两姐妹将洗脚盆,小板凳搬出屋外,不久后两道倩影去而复返,并带上了门。 当那扇破旧,斑驳的木门完全关闭后,王勃只感觉这间坐落在半山腰上的小茅屋,一下子变得异常的温暖起来。

此时此刻,哪怕有人用别墅,用五星酒店的总统套房跟他换,他都不愿意换了。 当茅屋内唯一的白炽灯被陈香拉灭的时候,整个屋子便陷入了一片绝对而纯粹的黑暗,完全是伸手不见五指。

黑暗中,响起了一阵稀稀疏疏的声音,却是两姐妹在摸黑脱衣服。 窸窣声没持续多久,随着两姐妹一起钻进被窝,房间内很快变得万籁俱寂。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