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童趣无数 童心未泯——致童年(42楼完结)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7-04 11:57 来源:本站

童趣无数  童心未泯——致童年(42楼完结)

本帖最后由老夏于2013-8-2400:05编辑  摇篮的岁月中,发生了一件事,让母亲伤心了好长一段时间,因为母亲是中专生,被当时的大队小学请去当民办教师,如是就没有时间照顾我了,将我放在一个60多岁的老婆婆家照看,她家有个4岁的孙子,看着我整天像个特保似的,他奶奶整天抱着我,这小子有一天看着我在摇篮中睡着了,而他奶奶刚好出门做点其它的事时,手拿一根竹签一个劲的在我的脸上不停的划,可怜我手无还手之力,任凭他的“摧残”还是一个路过的人听见我的大哭声跑了进来,我才得到保护,只是脸上布满了血丝,母亲说看到我时,那叫一个泪奔啊!又不好太过于责怪那一家人,唯有紧紧搂住我,母亲的心啊!永远揪住的是孩子的一言一行。     当然摇篮的岁月也发生了一件令人忍俊不禁的事,前面说到的7个大肚妇相继在这一年里都生娃了,其中有三家生的是女孩,我家里条件好,自然成了“摇篮亲”的香饽饽,也许众位听都没听过“摇篮亲”吧,在我们那里还是见怪不怪的事情,几乎只要稍微有点家境的孩子都有“摇篮亲”(学名应该叫娃娃亲吧)。 那时的“摇篮亲”还要搞点小仪式的,相互的父母要吃吃饭,还要有些许礼物,最可气的是,必须将两个孩子放在一个摇篮里睡觉,想不到啊!我的第一次,我的第一次和同龄女人的同床共枕就这样稀里糊涂的给了别人。

到现在我都不记得那个女孩长得什么样?后来上小学的时候,学校专门还登记了“摇篮亲”,公社下了文件取缔了这样一个风俗。

    我是“断肠儿”,母亲对我几乎是太过于宠爱了,有件非常尴尬的事陪伴着我一生,那就是我吃奶的时间,据母亲说一直吃到6岁还没有停下来,皆因为母亲确实狠不下心来,再加上天生具有嚎哭表演的天分,一但断奶,那叫一个惨烈啊!直到会说话了还在满口一句话“我要吃一口”,这句话成了一生的笑话。 据说孩子哭声的波段是最让父母极度紧张的声音,只要是听到孩子的哭声,做父母的全身收紧,极度不安。 也因为这样的溺爱,让我的性格偏向女孩子,爱哭,柔弱,胆小(这个毛病在后来的环境中彻底的改变),极度敏感。

也是因为我的过于索求,让母亲在中年就患上了乳腺增生,为了防止恶化,在那个年代,只好切除了一半,我也不能确定是不是因为我的原因,但在我心里始终有此阴影,深深的自责。

    也是因为上次的划脸事件,奶奶从红安老家来照看我,一直陪我到快4岁才回老家的,所以奶奶和我的感情也非常深。

而奶奶眼睛有白内障,眼神一直不好,看我也是凭感觉和一个模糊的影子,我也是调皮到了极点,经常是站在她的跟前,任凭她如何高声喊叫着“明明”,我却不答应她,为这老爸没少吼过我,这便是我小时候的我养成的坏习惯,喜欢耍“小聪明”,到现在还是暴露无遗。

有它好的一面就是“点子”特多,经常是出其不意,惊喜一片。 奶奶从未责怪过我,依然用那种包容的爱对我倍加呵护,记忆非常深刻的是奶奶那双曾经包过的“小脚”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了永久影像。

奶奶走的时候我没有去送她,只是在多年后的清明去她的坟头长跪不起,伤心不已。

(未完待续)。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