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第799章 蹩脚的找茬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7-12 12:20 来源:本站

第799章 蹩脚的找茬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心中激动万分,洛可王还是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他先是给了云海一个歉意的笑容,又伸手拍着爱丽丝的肩膀,轻言宽慰起来。 与此同时,他还在观察其他人。

云月充满了邪性的笑容,就连一生不知经历了多少的洛可王,都没敢多看几眼。 当他看到芷寒时,不禁又走神了。 唯一喜欢的娱乐,便是一种历史悠久的古老棋技。

至于其它的娱乐项目,洛可王都没有兴趣。 但他还是一眼认出了芷寒,这不是因为芷寒的名气有多旺,而是因为她一年前参演的一部电影太过火爆的缘故。

在那部影片中,芷寒扮演了一个军人的女儿。

当她的父亲在与鳄人的战斗中牺牲后,年少的芷寒用单薄的肩膀托起了家族的重任,不仅照顾着多病的母亲,而且还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军事学院。 这部电影一上映,就一举打破了历史票房记录,同时在军方引发了一场大变动。

洛可王,也是那个时候注意到了这部影片,同时记住了芷寒。 最后,还是他在军部的会议中,怒气冲冲地拍板通过了决议。 “我们的英雄已经在战场上流光了血,我们不能让他们在天上看着自己的亲人生活的如此艰辛,再默默地流泪。 ”洛可王的这句话,后来在帝国引起了激烈的反响。 而从那个时候开始,军方将烈士家属的抚恤金提高了两倍,并且将每个月可以领到的补助也加了不少。 “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一眼认出了这个绝美的少女,就是银龙帝国家喻户晓的“全民公主”,洛可王心中有禁有些奇怪。 突然联想到了某种可能,他心中一紧,却仍旧装作若无其事地将仍旧嚎啕大哭的爱丽丝从自己的胸膛扶了起来。 认真地打量着她那满是泪水的面部,洛可王确定了某种事实后,心中不禁有些失望。

泪眼婆娑地看着朝思暮想的父亲,爱丽丝不停地抽噎着。

明显看到父亲比以前更加的消瘦,她又有些心疼。

这时,从父亲的眼眸深处捕捉到一刹那的失望,爱丽丝不由有些纳闷。 “让你受苦了,不过正事要紧,我们等下再说。

”当洛可王下意识地又看了一眼芷寒,在仔细地打量了她的眉眼后,他心中那淡淡失失望不翼而飞,随即低声向爱丽丝说了一句,随即放开她走向了不远处的云海。

行了一礼标准的古礼,洛可王直起身躯刚想开开口,就被云海淡淡的声音打断了。 “你所说的植物文明,让我看看。 ”“好。

”洛可王不假思索地应道,随即转身朝穿梭机摆了摆手。 穿梭机的顶端,投射出了成千光线。 这些光影,很快就在昏暗的空间中形成了一副立体的投影。 “咦,什么东西?”云海的瞳孔遽然收缩,而云月却已经按捺不住好奇,跑到光影近前仔细地打量起来。 立体投影中,一个巨大无朋的阴影,正在快速地接近。 这些画面,正是“树神”接近“格莱星”时的情景。

画面不够清晰,显然当时可能有一定的干扰。 但这也足够云海等人看到更多的细节了,甚至连两个“灵启”最后诡异的攻击方式,都在立体投影中清楚地展现了出来。

再接下来,就是探测器在“格莱星”拍到的凄惨的画面了。 在云月不停地大呼小叫中,云海的眉头越皱越深。

时间缓缓地流逝。 当奥尔恒星落下了地平线后,在夜幕降临时,立体投影中,“赫尼星”上孤峰似的“肉山”突然暴发出密密麻麻的“异种”飚向了外太空,显然当时拍摄的探测器不是被摧毁,便是被某种能量波冲击损坏,画面凝滞了下来。

“这些东西在哪?有多远?”芷寒的表情异常的凝重,云海的眉头拧得很深,也只有云月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特别地激动。 一边嚷嚷着,她“嗖”地一声蹿到洛可王身前。 洛可王的身后,微微低着头的老管家身躯微微一动。 他也只是有些紧张罢了,并没想干什么。 当然,这只是他的想法。 在他那宽大的袖筒中,瑟瑟发抖的“灰貂”却不是这么想的。 早已经被大量异形恐怖的气息刺激,异常恐惧的“灰貂”感觉到了云月的突进。

直以为对方要攻击自己,恐惧冲昏了头脑的“灰貂”从老管家的袖筒中“嗖”地一声蹿了出来。 原本是想逃跑,早就吓破了胆的它哪里敢攻击。

大吃一惊的老管家还来不及呵斥,云月就动口了。 压根就不想要什么谈判,在云月看来,不管敌人是谁或者有多少,打就是了。

哪怕这个过程中,异形或者初代皇后,甚至是异兽异形和她自己战死都没什么。 她需要的,就是轰轰烈烈的战争,哪怕是惨烈的都行。

心存这样的想法,云月怎么看洛可王几人都不顺眼。

但是对方谦卑的态度,包括刚刚的投影录像分散了她的注意力,云月也没能找到机会发飙。

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来了。 “卑鄙,你敢偷袭!”嘴里发出一声怪叫,云月故意歪了歪身躯挡在了惊慌失措想要逃跑的“灰貂”前面,同时张开了嘴巴。

粉嫩的舌头突然猛地蹿出,瞬间就变得足有两米多长。 舌头部位口器似的极力撑开,直接就将“灰貂”裹了起来。

“嗝……”裂开的嘴巴吞掉了挣扎不已的“灰貂”,云月却还夸张地打了个饱嗝,这才看向目瞪口呆的洛可王和老管家,气势汹汹地说道:“你们还敢偷袭我,找死!”“误会,这都是误会。

”哪里敢被这么大一顶帽了扣上,哪怕心里快要痛的流血,气得几乎发疯,以大事为重的老管家身躯颤抖着涩声解释道。 而爱丽丝,这时已经挡在了洛可王的身前。 她那娇好的脸上不见警惕,却只有哀求的神情。 哪怕会在乎她的表情或者心情,云月眯起了眼睛,一脸邪笑起了右脚。

“如果您觉得我们冒犯了您,请先给我们说话的机会,在这之后,我们会任你处置。

”推开了爱丽丝,洛可王根本不计较身份或者尊严,在向云月躬了躬身后,诚恳地说道。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