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从人生的“权利和义务”说起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7-10 11:51 来源:本站

从人生的“权利和义务”说起

  人生是什么?这是一个很难有固有答案的问题。 不过,它按每个人的学识、智慧、经历、社会环境和生活目的的不同,都应该对人生有大致的定义。

这就是对每个人的人生最基本的解释。

比如:  慈善家的人生观是为别人多做事,从而修缮人性,就是它存在的意义;  野心家则是用自己的智慧学识去欺骗众人为己谋取福利;  道德家用一家之言,或众家公认之理,去教育人,乃至整个社会,从而达到社会安定,为大众谋福利;  皇帝,文臣武将,各级官僚,任何长,任何非长,平民,乃至乞丐的各种等级者。 。

。 。

都会因自己的知识,品味,爱好,能力,经济地位及生活环境的不同而有自己的人生观或临时的存在目的。   不过,如果从时间的角度去概括人生,就很容易为人生下定义了。

那就是:“人生即一个人的生命过程而已。 ”  每一个人在它所处的社会环境里,都从法律上规定了他的权利和义务,这个权利和义务,是社会的,是以行为事实为特征的,是社会为了众人长期共存而定下的契约。

同时,从情感、命运、道德以及诸多不可知来说,权利和义务也是大致均等的。   比如:因果报应说,爱恨说,宽容知足说,君子小人说,收获付出说,伤人害己说、生死阴阳说。 。

。

。 仔细想来,这些理论乃至宗教、主义,无不是建立在权利和义务均等的基础上的。

而且都是为了劝善息恶、劝知足不贪创造出的种种美好借口。

  有法律意义的权利和义务规定了人的社会行为准则,从强制的角度去规范人的社会行为,这是现今一切所谓“民主社会”里人的存在方式;没有法律意义如爱恨情仇等亲情方面的权利和义务之均等,是从伦理的角度去概定的,是一切有良知正义的人的追求;  其余如因果报应、君子小人、伤人害己权利和义务之均等,则是从道德的角度来规定人的行为准则的,是一切真正的有识之士和文化教育者时时谨记的目标追求。   伦理道德是无形的,是思想意识的,是自我修涵的,是从每个人的内部去提高的,是主动意识的。 应该说是目前的历史中,权利和义务存在的最高形式。

这种权益和义务的均等说,可以消灭战火于无形,可以解决矛盾于不战,可以春风化雨似的改变社会风貌,可以提高每个人的人的素质,从而和谐地生存于人间。 这种权利和义务的高低标准没有上限,目标永恒。

  法律制度上的权利和义务是建立在人们行为和社会安定的基础上的,是一种外部形式的,是被动执行的,是以残酷镇压和伤害去制止伤害的残酷的。

这种制度的执行者最时髦,也是最现实的口号和行动准则是:以战争消灭战争,枪杆子里出政权。 还美其名曰:没有竞争就不会有进步。

其理论依据就是“弱肉强食”的动物进化论。

其实,这是最低级的生存法则。

如果继续用此类法则作为人类远景来追求,作为如此辉煌的人类应该感到脸红才是。

  人类从动物进化的洞府已经走出来,不应该永远只停留在动物进化的层面去要求人类,而应该有更先进的思想行为准则。

  目前我们早已经有灿烂的文化,即上面所说的“伦理道德”的文化。 如儒、释、道及各种宗教文化和哲学,各种伦理道德方面的道义或亲情。

。 。 总之,一切提高人的内部修函的文化都是最值得提倡,最值得宣扬和学习的文化。

可为什么我们要被利益驱使而努力去倒退自己的人性呢?  人类进步,是从野蛮到文明,从低级到高级,从矛盾到和谐,从分裂到统一,从不平等到平等,从不自由到自由。

从而享受幸福的人生。

  物质文明很重要,但它只能是达到高度精神文明的基础,而不是目的。 如果我们为了利益而牺牲我们的道德良知,那就是倒退,是在向动物蜕化了。 如此下去,只能让早已见到光明的人类重新又堕入动物界的黑暗去真正“弱肉强食”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