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秦淮八艳”名号由来:美艳逼人气节不俗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7-09 11:56 来源:本站

“秦淮八艳”名号由来:美艳逼人气节不俗

秦淮八艳,即明末清初南京秦淮河上的八个南曲名妓,故又称金陵八艳。

计有柳如是、顾横波、马湘兰、陈圆圆、寇白门、卞玉京、李香君、董小宛。

她们八人所以联名,因为有这样几个共同点:美艳逼人,声名远播;多才多艺,能会画;忠于爱情,坚贞不屈;气节不俗,胜于须眉。 这里单说她们的气节,秦淮八艳除马湘兰外,其他人都经历了由明到清的改朝换代的大动乱,表现了高于许多官宦士子的气节,令七尺丈夫汗颜。

最出名的是柳如是。 清兵入关,势如破竹,眼看就要打到南京城了。 钱谦益的爱妾柳如是力劝钱以身殉国,钱也同意了,大张旗鼓地对外声明后,率家人故旧载酒常熟尚湖,声言欲效法屈原,投水自尽。

可是从日上三竿一直磨蹭到夕阳西下,钱谦益探手摸了摸湖水,说:水太凉了,怎么办呢?不肯投湖。 反倒是柳如是奋身跳入水中,不惜一死,被人救起。

后来,柳如是多次变卖家财,资助抗清武装,连后世的大学者陈寅恪都为之感动,竟然在晚年双目失明后,还不辞辛苦,写了八十万字的《柳如是别传》,为其树碑立传。 最刚烈的是李香君。

李香君的美名远扬,当然要感谢孔尚任的《桃花扇》,此剧虽有艺术加工,但基本上是大事不虚。 李香君爱慕侯方域的一表人才,更欣赏他的气节道义,并鼓励他与权臣阮大铖划清界限,退还阮大铖的馈赠,支持他去投奔史可法的抗清斗争,为此她洗尽铅华,闭门谢客,等候侯方域归来。 为了抗拒高官田仰的逼娶,她不惜跳楼以死明志,血溅桃花扇,成了一段美谈。 后来,李香君为逃避清军,一路颠沛,辛苦不胜,终于病倒,弥留之际,她挣扎着让好友卞玉京为自己剪下一绺青丝,小心翼翼地用红绫包好,再把它绑在比生命还珍贵的桃花扇上,然后交给卞玉京,请她转交给侯方域,并留下遗言说:公子当为大明守节,勿事异族,妾于九泉之下铭记公子厚爱。

最动人的是董小宛。

她聪明灵秀、神姿艳发、窈窕婵娟,为秦淮旧院第一流人物,又称针神曲圣。

与明复社四公子之一的冒襄相爱后,她立志相嫁,克服种种困难,终于嫁与冒襄为妾。 冒襄乃饱学之士,才华横溢,名气很大,地方官屡屡催他出来应试或做官,而他在董小宛的激励下,拒不降清,不出仕,不参加科举。

后因躲避清军,冒襄全家财产被洗劫一空,贫困如洗,董小宛仍不离不弃,想尽办法勉力支撑家计,殚精竭虑,积劳成疾,最后贫病而死,年仅二十八岁。 冒家上下悲痛欲绝,将其葬于如皋影梅庵,不意成为一个景点,历代文人多有凭吊。

还有顾横波,通晓文史,工于,才貌双绝,有南曲第一之称。

据清余怀《板桥杂记》记载,顾横波庄妍靓雅,风度超群。

鬓发如云,桃花满面;弓弯纤小,腰支轻亚。

她嫁给江左三大家之一的龚鼎孽后,虽夫妻相偕,但也不忘民族大义,明清交替,龚鼎孽说要殉国,顾横波就拿来绳子让他上吊。

没曾想龚不但不肯死,反而对人说我愿欲死,奈小妾不肯何,气得顾美女花容失色,郁闷多日。 寇白门倒也没有多传奇色彩,但也恪守了其应有的气节与操守。

她嫁于权贵朱国弼,夫贵妻荣,令人羡慕,但在朱国弼降清后,她就毅然离开朱家,过自己自由的日子。

卞玉京则在清军占领金陵后,耻操旧业,不再抛头露面。 她原本钟情才子吴梅村,意欲嫁他,后来,吴梅村降清出仕,卞玉京薄其为人,从此不再与他相见。

再后来卞玉京出家当了道士,持课诵戒律甚严。 至于名气最大、坎坷最多、影响最远的陈圆圆,一个被卖来卖去的弱女子,很难能主宰自己的命运,但她于动荡飘泊中力求洁身自好,不肯助纣为虐,同流合污,也获颇多同情。

可见,气节操守与职业没有必然关系。

满腹经纶的学者里可能有卖国求荣的败类,青楼卖笑的妓女里也可能有气节不凡的勇士。

妓女,虽然被认为是最没有节操的人,可有些地位很高、名头很大的人,却寡廉鲜耻,连妓女都不如。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