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荣怀学校2016年春季学期高二第一次周考语文试卷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5-15 16:58 来源:本站

荣怀学校2016年春季学期高二第一次周考语文试卷(教师版)2016-3-10张翠荣一、现代文阅读(9分,每小题3分)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1~3题。

①《庄子》中自称其创作方法是“以卮言为曼衍,以重言为真,以寓言为广”(《天下》)。

寓言即虚拟的寄寓于他人他物的言语。

人们习惯于以“我”为是非标准,为避免主观片面,把道理讲清,取信于人,必须“藉外论之”(《寓言》)。 重言即借重长者、尊者、名人的言语,为使自己的道理被他人接受,托已说于长者、尊者之言以自重。

卮言即出于无心、自然流露之语言,这种言语层出无穷,散漫流衍地把道理传播开来,并能穷年无尽,永远流传下去。

《庄子》一书,大都是用“三言”形式说理。 这三种形式有时融为一体,难以分清。 “三言”之中,“寓言十九”(《寓言》),寓言是最主要的表现方式。 《庄子》内篇及外篇、杂篇中的许多篇目,都以寓言为文章的主干。 大量运用充满“谬悠之说、荒唐之言、无端崖之辞”(《天下》)的寓言,使《庄子》的章法散漫断续,变化无穷,难以捉摸。

如《逍遥游》前半部分,不惜笔墨,用大量寓言、重言铺张渲染,从鲲鹏展翅到列子御风而行的内容,并非作品的主旨,只是为了用他们的有待逍遥来陪衬、烘托至人的无待逍遥,而“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这个主题句,却如蜻蜓点水,一笔带过。 《庄子》结构线索上的模糊隐秘,并不意味着文章结构缺乏内在联系,而是深邃的思想和浓郁的情感贯注于行文之中,形成一条纽带,把看似断断续续的孤立的寓言与寓言、段与段联结在一起,融为一个有机体。

《逍遥游》的主题是追求一种“无待”的精神自由的逍遥境界。

文章先为主题作铺垫,然后是主题的阐发,最后结束在至人游于无待逍遥的袅袅余音之中。 内篇中的其他作品,也是在明确的内在主旨的统领之下,以各种各样的寓言,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加以形象地展示,最后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