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何以安流年莫无言,安年全章节完结版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5-14 22:54 来源:本站

主人公是莫无言,安年的小说,是由澄澄创作的言情类小说,何以安流年作者文笔极佳,实力推荐,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一直以为老板和那个女人没什么,没想到今天女人一来面试,老板知道以后就亲自参加面试,两个人在会议室一呆就是两个多小时,实在是太劲爆!看来媒体还是有几分可信度的。

...“安年,女,高中学历,未有过相关工作经验,职业,插画师。

”莫无言拿着她的应聘招募表,喃喃开口念着上面的内容,眼睛时不时的轻瞥她的脸色,看她的反应,很失望,安年对此没有任何的反应,甚至连睫毛就没多眨一下。 “你要应聘插画师?”莫无言没话找话的开口,安年缓缓点头。

找到突破口的莫无言换了一个舒服的坐姿,将手放在桌上,轻蔑一笑。 “就凭你高中学历,没有任何工作经验,你说我为什么会要你?”“那我在精神病院待了三年,有丰富的扎针嗑药经验,请问莫总裁你要吗?”“......专业不对口,不好意思。 ”莫无言愣了一会回复,他没想到这个女人刚从精神病院出来,精神竟然还能这么亢奋,难道她真的......是带病跑出来的?莫无言在心里偷偷猜测,想法刚升起就被掐断。

精神病人受不了刺激,如果她真的是有病的话,在昨天看见未婚夫和同父异母的妹妹订婚,穿着她的婚纱,怕是已经拿起刀砍人了,但她不仅没有那么做,反而还利用他顺利的回到了安家。

这点聪明劲,不是仗着日常的聪明就可以糊弄过关的,但凡他没有出口帮忙,那么她的后果可想而知。

“你觉得我不行就让我画,画完再不行就不要我,就这么简单。

”安年淡然的开口,看着莫无言的表情带着挑衅,以她对自己美术功底的认可程度,她绝对能够胜任一般的插画师,所以莫无言公司,她非留下不可,这么一来二去,她就能借助这件称手的兵器,将王玉兰一干人等击垮。 “好!”莫无言把桌上的画稿和水彩推在她面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安年可以开始。 两小时的漫长等待,安年安安稳稳的画完,自认为满意的看着她手中的画稿,交到他手边,他刚一拿起一看,就哈哈大笑,连连摇头。

“你还是走吧!”说罢转身假装要走,被安年拦下。

“你什么意思?”“你画的这个,你还问我是什么意思?”莫无言反问下,安年仔细的看着自己的画作,并不认为她哪里出了问题。 “你看看你,画的是什么?你看着色度、配色、还有曲线勾勒,每一样都糟糕透了,这是小学生的水平,你知道我们公司招收插画师是什么水准吗?国内顶级美院出来的几个尖子生,说我们考虑的招收范围人群,你我可以破例不要你学历,我想问问你画出这个样子,让我怎么聘用你?”莫无言用手在上面不停的指指点点,一个劲的挑她画稿的毛病,认为哪儿都不不好。 安年本来还认真的听他分析,后来发现他纯粹就是鸡蛋里面挑骨头,故意耍她以后,心生一计。 “无言,你那么着急赶我走是不是怕你爱上我?”“......你在说什么?”莫无言重申了一遍,他怀疑自己听错了,他在这猛烈批评她的作品,她正常的反应应该是拿着应聘招募表与画稿离开才对,怎么现在突然说这个?“是不是啊?你是不是在躲我?因为上次的事情......”安年嘴角扯出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眼神游离、暗送秋波,她相信正常男人都控制不住这样的眼神。

果然,莫无言冰山脸动了一下,有了多余的表情,只变化了三秒,脸上又恢复平静。

“你在说什么骚话?”莫无言嘴角扯出微笑,因为笑容绽放,冰山脸颇有消融的趋势,只是那笑未笑到心底,皮笑肉不笑。 “我是想问你......上次你说的话......还算数吗?”安年掩面、欲拒还迎的开口,娇羞的红了脸颊。

莫无言偷偷咽了一口口水,她嘟嘴害羞的模样,确实很可爱,并且诱人。 但那又怎么样?他莫无言最不缺的就是女人,尤其是这种三番五次自动送上门的女人。

“你,从我腿上下去。 ”莫无言冰冷的语气从安年的头顶传来,就在他冷静的一小会时间里,这个女人竟然攀爬着他的脖子,坐在他的腿上。

“不要嘛!人家上次和你说的......耶?你干什么?”安年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莫无言横抱着径直往外走,公司内所有的员工偷偷探出脑袋看着眼前这一幕。 一直以为老板和那个女人没什么,没想到今天女人一来面试,老板知道以后就亲自参加面试,两个人在会议室一呆就是两个多小时,实在是太劲爆!看来媒体还是有几分可信度的。 就当大家都以为莫无言对安年喜欢得紧,舍不得她下地的时候,连着安年的心里都只打鼓,这一切发展得太快,她心里还没准备好。 “——啊!”随着一声尖叫,安年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莫无言直接摔在地上,而对方看也不看她一眼,转身,潇洒离开。

“莫无言你这个挨千刀的!”安年轻搂着自己的腰气愤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他竟然把自己摔在地上,还是第二次!!!简直不能忍!“莫无言,你今天摔我这次我记下了,你看我以后怎么还给你!”骂了好一会,安年的嗓子有些冒烟,发现莫无言真的不管她以后,一个人默默的扶着腰慢悠悠得离开莫氏公司。

她没想过莫无言会这么对她,以为他会直接把她撵出去或者别的,没想到他竟然亲自送她离开,还是同样的方式,这倒是难为他了。

“莫无言,此仇不报非君子!”在心里恶狠狠的说完这句话,安年坐在路边掏出手机打车,她摔成这样,怕是要养几天了。 “总裁,您为什么这么对安姑娘?她就算是做错了也......”“苏然,你只是我的秘书,这不是你的管辖范围之内。 ”莫无言淡淡的开口,语气没有面对别人时那么冰冷疏远,但永远不温不火,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 苏然是一个千金小姐,因为爱慕他多年,利用社交关系硬挤进公司当他的秘书,工作方面勤勤恳恳,一直没有纰漏,但今天,她的话似乎多了些。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