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一个人的未来,没有谁可以施舍给你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6-10 18:40 来源:本站

一个人的未来,没有谁可以施舍给你

那时我家还在乡下的小镇上,十字街口有一处糖果店,是赵爷爷开的。

记得第一次跑进糖果店,大概是4岁左右,我清楚地记得那间屋子里摆放了许多1分钱就能买得到的糖果,我甚至能闻到空气中甜甜的气味。

赵爷爷每听到前门的小风铃发出轻微的叮当声,必定悄悄地出来,走到糖果柜台的后面。 他那时已经很老了,满头银白细发。

小时侯家里穷,我和哥哥很少有零食,于是每次母亲去街口买油盐酱醋时,我们两个必定在后面跟着,然后央求她带我们去赵爷爷的糖果店看看。

赶上母亲高兴,她会给我们1毛钱的,我俩便乐滋滋地跑向糖果店,很神气地把钱给赵爷爷。

他乐呵呵地接过钱,任我们挑选。

这时候麻烦就来了,那么多美味的糖块摆放在柜台上,我们真不知道选哪一种好。

常常是我想要这种,而哥哥非要挑另一种。

经过一番激烈的争论后,赵爷爷便拿出一个白色的纸袋子,把我们选出来的糖块装进去。

一出小店,我们就跑回家里,躲在无人的地方细细品味起来。

后来上学了,每次去学校,我都会路过赵爷爷的糖果店。 我喜欢站在门口停留几秒钟,闻一闻从屋子里飘散出来的糖果味,用鼻子狠狠地吸几下,心里说不出的高兴。 那时想,如果我要有很多很多钱该多好啊,能把每种味道的糖块都吃一遍,直到吃饱。

我上二年级那年,哥哥患上了黄疸肝炎,他每天都要打针,还喝草药。

那草药我没喝过,想必很苦吧,我只用舌头舔过一下。

每次哥哥喝药,都是母亲一再劝说,说喝下去就好了。

一碗白糖水一碗草药,哥哥一对一口喝。

喝后,他的嘴咧得大大的,满脸痛苦。 如果哥哥喝下药后能吃一块糖,肯定就不苦了,有一次我想。

可是,哪里有钱去买糖呢?于是每次路过赵爷爷的糖果店,我更加留意了。

我发现糖果店的门口挂一串小风铃,其实就相当于门铃,一旦有人去买糖果,用手一碰风铃,就叮当做响,赵爷爷听见了,便从里屋走出来。

如果不碰风铃直接进去呢?那天中午,正是午休的时间,我悄悄地熘进了糖果店。 里面十分安静,没有一个人,我只听见赵爷爷在里屋偶尔咳嗽一声。 我紧张极了,大气都不敢出,蹑手蹑脚,慢慢走向陈列糖果的玻璃柜,抓了一把新鲜薄荷芬芳的薄荷糖。 那是一种软胶糖,颗大而松软。 我把糖块装入口袋,转过身,没想到赵爷爷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 口袋里装的什么?赵爷爷脸绷得很紧。 我……我说不出话。 这么小年纪,就偷东西,长大了还不成精?我低着头,脸发烫。

把糖拿出来!他的声音突然严厉起来。

我下意识地捂紧了口袋。 哥哥病了,喝草药,很苦……我的眼泪流出来了,我想,他吃了糖,就会好些的。

赵爷爷的脸色缓和下来,俯过身来说:可是,你也不能偷呀?您能、能把糖送给我吗?我仰起头,说,就这一次。 不行。 他的语气很果断。 过了一会儿,他说:这样吧,这些糖先赊给你,限你一周内把钱还来,否则就告诉你妈妈。

就这样,我流着泪从糖果店跑了出来。 我恨他。

我恨透了他,他有那么多糖,给我这一点,他也不差什么的。

吝啬鬼!回到家,一下子看见这么多他梦想已久的糖块,哥哥异常兴奋。 不过我没告诉哥哥这些糖是怎样来的,我只对他说反正不是偷的。

哥哥把糖分给我一半,我没要,我说我已经吃好多好多了。

接下来的那一周,我每天回家都很晚,为此母亲责怪了我。

我没解释,因为我是去捡破烂了,我拎一个袋子,把捡来的瓶子卖给了几里外的一个废品收购站。

还好,仅过去五天,我就凑齐了糖块钱。

你是一个有爱心的孩子,这难能可贵。

赵爷爷接过钱,和蔼地说,我原本可以把糖送给你,但是,我必须让你明白,用自己的劳动换来果实,才会更有意义。

心中的憎恨瞬间消失,我的眼泪又涌了出来。

(励志文章)记住!孩子,要想得到什么东西,需要你正大光明地去争取,用你的劳动去获得。 没有人能施舍给你东西,包括你的未来。 我记住了这句话,一辈子都记住了。 在那以后的成长道路上,我时时提醒激励自己,无论是在大学时期,还是参加了工作,我都踏踏实实,用自己的汗水换取每一份果实。 没有人能施舍给你一个未来,任何幸福都需要你自己去争取,都需要付出,这样才能有尊严地活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