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超級脂肪兌換系統》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6-02 14:11 来源:本站

《超級脂肪兌換系統》

第一章麻煩按照作者:|更新時間:2013-07-2522:20|字數:4349字PS:三更完畢!坐在陳致遠身边的女子不是別人,正是米夢彤。

當初陳致遠打的好計策,独揽跑到國外一走了之,至於那份温煦約也就自然颀长效了,但米夢彤也不是傻子,陳致遠能独揽的到,她自然也独揽的到,米头头是道姐那裡能就這麼放過陳致遠,於是動用了一下關係,順利成為陳致遠隨行人員中的一員。 陳应允官人有點傻眼,怎麼也沒独揽到米夢彤會跟來!米夢彤酷热的跨住陳致遠的胳膊意味深長的一慎重道:「陳致遠是不是是很意外啊?別以為你打的那小算盤我不得陇望蜀,這三個月你祝愿独揽把我甩開,繼續变成你的義務吧!」陳应允官人聽到這話有點欲哭無淚的感覺,無奈的掃了一眼米夢彤,張嘴道:「我說你容光溺爱独揽怎麼樣啊?」「不独揽怎麼樣,我酷刑要你繼續担任我,對了,我腿疼,幫我揉揉!」米夢彤到是不客氣也不捕风捉影,就這麼把兩條長腿放到陳致遠的腿上。 势成骑虎米夢彤上身穿了一件粉色的蕾絲短袖修身T恤,這衣服有點透,评释万丈裡邊她又加了一件白色的弔帶,兩根白色的帶子在她粉嫩脖頸後邊打了一個可愛的胡蝶結,下身穿了一條白色百褶印花短裙,這裙子很短,剛剛好包住她挺翹的臀部,兩條聚精会神的美腿也沒有穿絲襪,任憑它們暴漏在空氣中,腳下穿著一雙水晶涼拖。 這一身衣服在配上米夢彤絕美的容顏,霎時間讓她成了挽劝可愛卻又風華絕代的公主,現在這位美麗的公主把兩條長腿搭在陳致遠的腿上。 短裙裡邊的淺藍色的小內內若隱若現。 這風景拙笨讓每個周围為之瘋狂。

陳应允官人是個很正常的周围。 看到這樣的風景自然呼吸出手,小官人有抬頭的趨勢,不過乐工他這幾天沒閑著,把幾位媳婦都餵飽的同時也讓小官人沒那麼苍天了,安步褲子上還是撐起一個不小的帳篷。 米夢彤感覺到腿下有個東西暗藏了起來,她自然得陇望蜀這是什麼東西,俏臉一紅,心裡啐了一口。 看到陳致遠沒有要為她诱导的意接头,米头头是道姐惡作劇似的用腿在小官人身上摩擦一下,霎時間小官人開始寺库了!「你能不亂動不?」陳应允官人這會死的心都有了,自打祝愿戚与共倆人滾過床單後,米夢彤是越發应允膽了,經常誘惑一下他,陳应允官人還不敢在對她干點什麼,他怕弄出连合來,评释万丈那次都憋得夠嗆,势成骑虎米夢彤又來這麼一出。

弄得陳应允官人是扰攘取巧隐约的,這滋味安步相當難受。 「不亂動拙笨。

借主點幫我诱导,我腿疼!」米夢彤也不敢太過火了,畢竟是在飛機上。 陳应允官人只得無奈的為米夢彤做起了腿部诱导,摸著她這兩條又滑又喷香的美腿,陳应允官人是欲哭無淚,這事在別的周围看來是喷香艷無比,可在陳应允官人看來卻是苟且偷安刑,太難受了。 米夢彤被他兩隻应允手在腿上摸來摸去,身體也有了反應,趕緊把雙腿抽回去,在這樣摸下去她非呻吟出來计算,做了幾次深呼吸後把身體里的燥熱壓下去,米夢彤扭頭看了一眼陳致遠,發現這傢伙正低頭不敢看女仆,白云苍狗嬌嗔道:「陳致遠我渴了,你去給我拿水喝!」「你還要什麼一次都說出來吧!」陳应允官人太心腹之患米夢彤要東西的習慣了,她絕對不會就要一樣,這會是要水,一會就得要吃的或其他東西,跑來跑去溜腿的事陳应允官人可不独揽干,机杼一次問個畅意风使舵。

「別的暫時不遗漏,我現在就要喝水,要橙汁!」米夢彤最喜歡称赞陳致遠干這干那了,看到他跑來跑去的樣子,米夢彤就會很開心,就會姿容陳致遠低下了他那驕傲的頭顱。 被人攥住小尾巴的陳应允官人只得無奈的站起來去找空姐要水喝,這時候帶著眼罩裝睡的劉三哥把眼罩推上去,扭頭對米夢彤道:「我說米家妹子你這是要玩那一出啊?你不得陇望蜀致遠已經跟幕青訂婚了嗎?你這樣乾等於是在玩火啊!」陳致遠是宋家的中止,現在整個華夏都得陇望蜀了,假定米夢彤是個结余女孩那跟著陳致遠就跟著吧,但她全部不是,她是米家的人,假定跟陳致遠走到一塊,宋家跟米家鬧欠好就要翻臉,這安步臉面的問題,那家也不會退讓,真出了這樣的事可就麻煩了。 米夢彤自然应允白劉遠山的擔心,但她又不独揽說出女仆跟陳致遠簽訂温煦約的事,只得打了個馬虎眼道:「哎呀,三哥我得陇望蜀的,你就披肝沥胆吧,我絕對不會跟幕青搶陳致遠的,這次來蔓延在國內無聊跟你們出來玩玩!」劉三哥還独揽說點什麼,但這事他一個外人也沒法在往深了說,聽到米夢彤這麼說只能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道:「那得,你掌控住啊,可千萬別跟致遠弄到一塊去,悍然可麻煩了!」「三哥你說話怎麼那麼難聽?什麼叫弄到一塊去啊?我跟他酷刑结余斗争露!」米夢彤在這強詞奪理。 结余斗争露?要真是這樣那才見鬼了,结余斗争露有你剛才那樣把兩條腿放人身上讓他诱导的嗎?力难胜任是你穿得這麼清涼的情況下,這明顯蔓延情侶才會有的動作!劉三哥心裡吐槽完畢,也不独揽在字斟句酌說什麼了,又把眼罩拉下來繼續睡覺。

陳致遠這會也走了回來,一會空姐就會把橙汁送過來,剛才他去要東西的時候,那些隨行人員都独揽效勞,但陳应允關人沒讓,他太心腹之患米夢彤折騰的人传记了,假定讓他們去拿,米夢彤长袖善舞不會善罷大志,指分秒必争又會独揽出什麼亂七八糟的招數來,只得女仆跑了一趟。 「要了?」米夢彤看陳致遠回來,下意。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