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靜心念佛見彌陀,百歲老人生西方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7-21 14:22 来源:本站

靜心念佛見彌陀,百歲老人生西方

靜心念佛見彌陀,百歲老人生西方-佛弟子文庫|手機請用瀏覽器訪問:http://靜心念佛見彌陀,百歲老人生西方崔成貴老居士往生紀實崔成貴老人,一九一六年農曆八月二十七日出生,山西省靈丘縣東河南鎮東窖村人,二〇一六年農曆七月十二日坐著安詳往生。 苦難的童年崔成貴老人自幼父親早亡,母親改嫁,九歲時由奶奶帶著住在姑姑家。

在那缺吃少穿的歲月,全家人吃糠咽菜,艱難度日。 後來奶奶也因病去世,無依無怙的小成貴只能遊走於幾處親戚家,度過自己悲苦的童年。

成貴十三歲時,經親戚介紹,到靈丘唐之窪村胡姓人家當小媳婦。 這家也是普通貧苦家庭,有幾畝劣質土地,全家人雖辛苦經營,也難得溫飽。

她初到婆家時,這戶人家還讓兒子到外邊睡了兩年,待她大些後才讓他們住在一起,為此成貴老人過後常提起丈夫的好處。 那時公公和丈夫除了種地,還趕著幾頭毛驢馱賣煤炭,以補貼家用。

公公是個善良的老實人,待人和氣寬容。 婆婆心眼也不錯,只是性急,苛刻,總認為成貴針線和家務做得不稱心,不夠做媳婦的資格,於是對她既小看又不時地呵斥訓罵。

小成貴無論家裡家外都勤快地干活,處處操心,事事小心,唯恐惹婆婆生氣。 有一段時間,公公把一些等著做買煤的窯本錢(當時的硬幣)用小布袋裝著放在幾個瓷甕之間,幾天後婆婆說見到兒媳婦用手滿滿地抓了一大把。 婆婆不僅和家人說,也和外人說,成貴也不在意。 公公說:「不要說了,盡扯了些沒影兒的事,你快不要難為她了!」但是婆婆不聽老頭的,反覆不放這句話。

成貴忍無可忍,著急地說:「我實在沒拿錢,誰抓,誰的手爛!」隔了不幾天,婆婆的手發生了炎症,潰爛得很厲害,成貴多方求醫生為她治療,一直拖拉了一個多月才逐漸好轉。

辛勞的前半生隨著時光流逝,小成貴在苦難生活的磨煉下,個子長高了,童媳變成了大媳婦,針線活和家裡、田間的活計也學成了好手。

十八歲那年,婆婆看她也能扛起一家的生活,就開始提出讓他們分開另過。

公公、丈夫以及親友們都不贊同,可婆婆決心已定,一定要分家。 鄰居們勸說:「今年是閏月年,分家不好。 」可婆婆說:「有啥不好?要死人先死我!」最後家還是分開了,只是沒過幾天,婆婆就得急病去世了。

婆婆去世後,年輕的崔成貴當起了這個家的主婦。 她既得照顧好上了年紀的公公,又得拉扯婆婆留下的未成年的小叔子。 家裡地裡忙,又當嫂子又當娘,和這個孩子相處得很好。

苦日子過得艱難,生下二女兒後,沒錢扯布,只得從幾個人共用的被子上剪下一塊布,給小孩縫了一件棉衣。 成貴年輕時還做過一件蠢事。 有一次在地裡干完活,在回家的路上見到有一戶人家不小心把防治害蟲的信老飯(砒霜拌熟小米)藥口袋丟失在路上。 成貴撿到後,看這個新布袋挺好,為了用布給孩子做鞋,就裝回了家。 下午失主到她家打問尋找時,她也沒承認。 為了這件事,她悔恨終生。 在那兵荒馬亂的年代,老公公為了躲兵,在村後七八里的邢家坡樑上搭了間窩棚,常在那裡住。

成貴在村裡用石碾碾上米和面,挑好的給公公,粗次的剩給自己和孩子們吃。

她常用毛驢馱上米、面和水往山樑上送,以真誠的心孝敬老人。

老公公去世後,丈夫因走東口過桑干河的冰凌水,凍激成嚴重的氣短氣憋病,成了個殘疾人,這樣成貴只得一人沒日沒夜地裡外操勞。

在這種窘迫的境況下,她更加用心照顧小叔子,指望他盡快長大成人,幫她撐起這個苦難的家。 到小叔子十八歲時,成貴給他娶上了媳婦,總算讓他有了一個完整的家。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小叔子在二十二歲那年,一次出地背了捆柴草,在塄坎上歇息時,被從後面爬上來的狼吃掉了。 真是叫天天不應,呼地地不靈。 小叔子死後,成貴也病倒了,昏迷中只聽到街上鄰居們議論說:「了不得了!兄弟死了,她也不行了!」由於無錢診治,只能以命硬扛,過了幾天,總算又扛過來了。

崔成貴老人在三十多歲時就對這個世界產生了急切的厭離心,後來皈依了佛門,開始以至誠心信佛念佛,期待有朝一日往生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

臨終正念回故鄉崔成貴老人一生養育了二男三女。 大女兒胡菩瑞,大兒子胡啟茂,二女兒胡桂珍,三女兒胡桂英,小兒子胡啟斌。 雖然生活特別艱苦,但總算把他們養育成人了。 解放後,日子一天天好起來,兒女們和第三代孩子們對長輩都很孝順。 老人的二女兒胡桂珍家在燕家灣村住,她老人家九十多歲後,也常在這個村居住。 孩子們為她安頓了亮堂溫暖的正房,生活起居照料得也十分周到方便。

老人說:「這生活真夠好了!」她還經常對這夥晚輩們說:「誰都對俺好,只是自己做得還不夠,俺一定要好好修行,才對得起你們大家。

」老人平時除了拜佛就是念佛號,一般不用數珠。

二女兒說:「娘掐珠念吧!」她說:「娘拿不動。 」原來老人用的琉璃珠又大又沉,為了恭敬,兩手舉到與肩平,臂膀容易發睏。 女兒說:「墊上乾淨毛巾放下來數就不困了。

」老人試後說:「這樣挺省勁。 」二〇一六年,崔成貴老人已是年滿百歲的老壽星。

農曆五月十五日,老人在如廁時朝後蹲在地上,摔得很重,家人發現後扶了起來,檢查了腰、腿等處,也沒發現腫脹或骨折。 但是自從這次摔倒後,老人經常一陣一陣地難受,疼起來身子就往後挺,過了那一陣又和往常一樣無事了。

有時候難受起來就叫嚷:「你們不要拉我打我!我不去!」胡桂珍讓母親懺悔自己一生所造的罪業。 老人說:「年輕時,一是貪了鄉親的小布袋,另外是自己因為養不起,溺死了兩個初生的嬰兒,還有種地時傷害的生靈,有這些惡事,自己的罪業真是太大了,一定認真懺悔。

」成貴老人平時念佛時嘴巴一般不動,胡桂珍說:「娘念佛吧!」老太太說:「娘拿心念著哩!」她身體越難受時,越大聲地喊著念:「阿彌陀佛!快來接我回俺老家吧……」農曆五月二十二日,成貴老人病情加重,擔心自己死在四外甥女家,於是回到二兒子胡啟斌家。 因為胡啟斌也有重病,胡桂珍和她四女兒段潤蘭及其他晚輩輪流去侍奉老母親。 崔成貴老居士三十八歲守寡,受盡艱辛,一生又經歷了七八個親人的生離死別(八十歲死了大兒媳,九十多歲又送走了大女兒),如今活到一百歲,已嘗盡了人間的辛酸和苦難,深深體會到娑婆世界是個苦海,只有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才是自己嚮往的家鄉。 於是,老人家只要清醒,就不忘念佛。 七月初十早晨,老人對二兒子和三女兒說:「我再待三天就走呀!」過後,段潤蘭聽到這個事情後問姥姥:「誰和姥姥說的?」老人說:「是阿彌陀佛說的。 」問:「是哪幾位菩薩和佛一起來的?」答:「佛一人。

」這幾天老人家對兒女、親人誰走誰在一概不在意,做到了提得起佛號,放得下親情。 農曆七月十二日下午,聽到二弟電話說母親病情加重,胡桂珍等親人都趕到胡啟斌家。 桂珍催促老人家:「娘趕緊念佛吧!」老人笑著說:「孩子們,放心吧,佛早就在前面等著我呢!」在十多位親屬助念的同時,崔老菩薩嘴唇一動一動地跟著大家誦念佛號,表情也沒有什麼異樣。

又過了五分鐘,口不動了。 晚上七點鐘,老人十分安詳地坐著歸西了。

老人舍報後,居士們又助念了二十四個小時。

助念結束後,親人們探視時,發現頭頂仍熱,腿、腳、手臂特別柔軟。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