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第一千九百六十二回 师妹修仙沧狼行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7-16 13:47 来源:本站

第一千九百六十二回 师妹修仙沧狼行最新章节

凤舞的脸移向了耿少南的方向,幽幽地说道:“至于少南,起码还有一次重活的机会,我不知道,到了那个世界,再次重生的他,会不会还是这么爱你,但是起码,他还可以再来一次。

”何娥华咬了咬牙,突然说道:“蛊真人,如果大师兄在那个世界里,没有碰到我,会怎么样?你这个什么龙血蛊王,是不是只要生长出来,就要害了那个人的性命?”蛊真人微微一笑,说道:“龙血蛊王到时候会作为那个世界里的耿少南,哦,不,应该不叫耿少南了,得取个新名字才是,叫什么好呢?嗯,就叫李沧行吧,这个名字好。 这个蛊王会作为李沧行的心脏,也是他那超人天赋的根源所在,因为是幻境,所以李沧行是没有龙血的,只有蛊王能给他提供龙血,明白吗?”何娥华点了点头:“所以要这龙血变多,让李沧行象大师兄这样地成长,就得不停地让这个蛊王成长,直到破体而出,是不是?”蛊真人笑道:“是的,不过,按正常的生长速度,李沧行不至于能让这个龙血蛊王成形,除非,他能象这一世的耿少南一样,因为极度的执念或者是愤怒,这样才能加速龙血的运行,也加速蛊王的成长。

只有他的武功越高,功力越强,内心的黑暗面越大,这个龙血蛊王才能顺利生出。 而只有完全成形的蛊王,才能让我由仙入神,有着无上的法力!”何娥华点了点头:“也就是说,只有让那个李沧行,一世孤苦,过得比大师兄这辈子还要惨,还要受伤,然后完全堕入黑暗和邪恶,才能达到这个目的,对吗?”蛊真人笑道:“不错,就是如此,何娥华,你愿意和我合作吗?”何娥华咬了咬牙:“如果我不在这个梦境中出现,那李沧行是不是就没有这个执念了,是不是就可以有一个幸福的人生了?”蛊真人笑道:“人的一生,哪可能事事按照安排的来呢?就象耿少南的这一世,我明明给他安排好了成仙之路,可他却在最关键的时候为了无聊的爱情而放弃了这个机会,谁又能预料得到呢?如果他没有碰到你,也许会碰到别的红颜知已,也许会碰到别的生死兄弟,一样会让他按着既定的路子走呢。

”何娥华看向了凤舞,神色变得坚毅起来:“凤舞,如果你也进了这个幻境之中,你会用你的灵魂去爱大师兄吗?你会用你的爱去化解他心中的戾气,让他能快快乐乐地过这一世吗?”蛊真人冷冷地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要创立这个梦境,可不是让那李沧行舒服过一辈子的,而是为了龙血蛊王!”何娥华冷笑道:“你不是说了么,人的一生的命运,不是外力可以控制的,有太多的事情可能会改变这个命运,如果李沧行命中注定会走向黑暗,堕入邪恶,那不管我怎么安排,他体内的蛊虫也会成长的,反之,要是他的本性坚定,愿意选择做个好人,你无论如何安排,他也不会遂了你的心愿,因为,是做一个好人还是坏人,归根到底,是自己的选择!”说到这里,何娥华看向了耿少南的首级,满眼尽是柔情:“就象大师兄,你用尽了手段拉他走入邪道,但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他还是守住了本性的良善,没有为了一已之私而祸乱天下,蛊真人,我想你不敢跟我赌这一回!”蛊真人的眼中冷芒闪闪,他的额头开始冒汗,这是第一次,他给这个外表柔弱,可是内心坚强的姑娘完全给问住,他咬了咬牙,沉声道:“你可要想清楚了,不按我的吩咐做,你的大师兄,可永远回不来,你要是指望凤舞能在这个梦境中替你爱李沧行,那不过是眼睁睁地为他人做嫁衣,值得吗?”何娥华惨然一笑:“那又如何?能看到大师兄,或者说能看到那个有着大师兄魂魄,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李沧行能得到幸福,不再被黑暗和痛苦所笼罩,就算他身边的女子不是我,那又如何?蛊真人,你可以再赌一回大师兄的本性,看看那个有着大师兄灵魂的耿少南,是会做个好人,还是做个坏人!”蛊真人咬了咬牙:“赌就赌,本仙就不信了,以本仙的至高法术,还会奈何不了一个凡人!”说到这里,他看向了凤舞,冷笑道,“不过,凤舞是凡体肉身,如果她要进入这个梦境,就得失掉所有的记忆,再次成为我所豢养的杀手,受我的控制,到时候,我一样可以利用凤舞来拉李沧行下水,何娥华,你输定了!”何娥华喃喃地说道:“如果真的那样,也只是天意,我无话可说,蛊真人,你说吧,现在我应该怎么做?!”蛊真人沉吟了一下,从怀里摸出了一个上古卷轴,扔给了何娥华:“这是上古雷引术,你先学会这个,这个幻境是由耿少南的龙血所构建,所以我对付不了那个幻出的,有龙血在身的李沧行,如果我遇到危险,你必须入梦以雷击术助我,不然,我若死了,耿少南的肉身也会灰飞烟灭,连同幻境之中的李沧行一起,形神俱灭,连轮回也没有了!”何娥华咬了咬牙,接过了卷轴:“我一定会练成的!”十年之后,小屋,一名全身缟素的女子(何娥华)坐在一张床旁,乌发如云,脖颈细长,即使只留下一个美丽的背影,也足以让人心动,她一直在低声地啜泣着,不停地抬手去拭脸上的泪痕。 床上有一具残缺不全,裹着厚厚绷带的肢体,绷带上上面贴满了各种奇形怪状的符咒。 女子轻轻地抚着这具肢体,泪如雨下。

对面,一架古色古香的琴后坐着一位仙风道骨的长者(蛊真人),鹤发童颜,长髯飘飘,神情严肃。

长者正对着这女子,沉声问道:“一旦开始,就不能停下了,在那个世界里,他依然会伤,会病,甚至会死。 你可曾想好了,不会后悔?”女子咬着嘴唇,望了一眼那肢体:“不悔,今生我欠他太多,这一次,换我来爱他。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