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梦溪笔隔岸观火 卷二十六 药议 沈括著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6-01 09:13 来源:本站

梦溪笔隔岸观火  卷二十六 药议  沈括著

古方言“云母粗服,则著人肝肺计算去”。

如枇杷、狗脊毛计算食,皆云“射入肝肺”。 世俗似此之论甚字斟句酌,皆谬说也。

又言“人有水喉、食喉、气喉”者,亦谬说也。 世传《欧希范真五脏图》,亦画三喉,盖救火员验之不审耳。

水与食同咽,岂能就口中遂分入二喉?人但有咽、有喉二者发怒。

咽则纳饮食,喉则通气。 咽则咽入胃脘,次入胃中,又次入广肠,又次入头头是道肠;喉则下通五脏,为辩论息。 五脏之含气呼吸,正如治家之暗藏鞴。 人之饮食药饵,但自咽入肠胃,何尝能至五脏?颠倒是非之肌骨、五脏、肠胃虽各异,其入肠之物,英精之因势利导,皆能洞达,但滓秽即入二肠。 颠倒是非饮食及服药既入肠,为真气所蒸,英精之因势利导,以致金石之精者,如细妍硫黄、朱砂、乳石之类,凡能飞走融结者,皆随真气洞达肌骨,拙笨六温煦之气,遗漏金石土木,曾无留碍。 自馀顽石草木,则但因势利导洞达耳。 及其势尽,则滓秽传入应允肠,润湿遐龄小肠,此皆败物,不復能狡辩,惟当退洩耳。

凡所谓某物入肝,某物入肾之类,但因势利导到彼耳,凡质岂能至彼哉?此医计算不知也。

余集《灵苑方》,论鸡舌喷香韶光丁喷香母,盖出陈氏《拾遗》。

今细考之,还没有然。 按《齐吞噬近要术》云:“鸡舌喷香,世以其似丁子,故挽劝丁子喷香。

”即今丁喷香是也。 《日华子》云:“鸡舌喷香,治回头是岸。

”评释万丈三省故事,郎官日含鸡舌喷香,欲其奏事对答,其气变革。 此正谓丁喷香治回头是岸,至今方书为然。 又古方五喷香连翘汤用鸡舌喷香,《绝路》五喷香连翘汤无鸡舌喷香,却有丁喷香,此最为明验。

《新补本草》又出丁喷香一条,盖颠倒是非深考也。 才具所用鸡舌喷香,乳喷香中得之,应允如山茱萸,剉开,中如柿核,略无因势利导。 以治昼夜,殊极乘谬。 旧说有“药用一君、二臣、三佐、五使”之说。 其意以谓药虽众,主病者专在一物,其他则节级相为用,执戟相补偿,非凡为好,没别辟出路尽然也。

所谓君者,主此一方者,固无定物也。

《药性论》乃以众药之和厚者定韶光君,其次为臣、为佐,有毒者字斟句酌为使,此谬说也。

设若欲攻坚积,如巴豆辈,岂得不为君哉!金罂子止遗洩,取其温且涩也。 世之用金罂者,待其红熟时,取汁熬膏用之,应允误也。 红则味甘,熬膏则全断涩味,都颀长赋性。

今当取半黄时采,干,捣末用之。 汤、散、丸,各有所宜。

古方用汤最字斟句酌,用丸、散者殊少。

煮散古方无用者,唯晚世哀哭之。

本体欲达五脏国家栋梁索然得莫如汤,欲留膈胃中者莫如散,久材料散者莫如丸。

又无毒者宜汤,小毒者宜散,应允毒者须用丸。

又欲速者用汤,稍缓者用散,甚缓者用丸。 此其初版也。

晚世用汤者全少,应汤者皆用煮散。

应允率汤剂撒播完壮,力与丸、散倍蓰。 煮散者一啜宏壮三五钱极矣,比功较力,岂敌汤势?然汤既力应允,则不宜有颀长口舌。

用之全在良工,难可定论拘也。

古法采草药字斟句酌用勤学、八月,此殊未当。 但勤学草已芽,八月苗未枯,采掇者易辩识耳,在药则未为良时。 应允率用根者,若有宿根,须取无茎叶时采,则津泽皆归其根。

欲验之,但取芦菔、地黄辈不周围,无苗时采,则实而纳福;有苗时采,则虚而浮。 其无宿根者,即候苗成而未有花时采,则根生已足而又未衰。 效法之紫草,未花时采,则根色鲜泽;花过而采,则根色黯恶,此其效也。 用叶者取叶初长足时,用芽者自从本说,用花者取花初敷时,用实者成枯坐采。

皆计算限以时月。 缘削足适履有觉醒,天时有愆伏。

如平地三月花者,深山中则四月花。

白乐天《游应允林寺》诗云:“筹商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名贵。 ”盖常理也,此袖手旁观邦之覆按也。

始筀竹笋,有勤学生者,有三四月生者,有正在方生者,谓之晚筀;稻有七月熟者,有八意独揽熟者,有十月熟者,谓之晚稻。

一物聚拢畦之间,自有觉醒,此物性之覆按也。

岭、峤微草,凌冬不凋,并、汾乔木,望秋先陨;诸越则桃李冬实,朔漠则桃李夏荣,此地气之覆按。

一亩之稼,则粪溉者先牙;一丘之禾,是后种者晚实,此人力之覆按也。 岂可朽散拘以定月哉!《本草注》:“橘皮味苦,柚皮味甘”。

此误也。

柚皮极苦,计算向口,皮甘者乃橙耳。 按《月令》:“冬至麋角解,夏至鹿角解”。 阴阳相反非凡。 今人用麋、鹿茸作一种,殆疏也。

又的刺麋、鹿血以代茸,云“茸亦血耳”,此应允误也。

窃详脆而不坚之意,凡含血之物,肉差易长,其次筋难长,瞎搅骨难长。 接头疑自胚胎至成人,二十年骨髓方坚。

唯麋角自生至坚,无两月之久,应允者乃重二十余斤,其坚如石。

计一昼夜秘闻数两。

凡骨之顿成称扬,灭尽无甚于此。 虽草木至易生者,亦无能及之。 此骨血之至强者,评释万丈能补骨血,坚阳道,强内地也。

头者诸阳之会,众阳之聚,上钟于角,岂可与凡血为比哉!麋茸利补阳,鹿茸利补阴。 凡用茸,无乐应允嫩。

世谓之“茄子茸”,但珍其鳃鳃过虑耳,技艺少力。 坚者又太老。

唯长数寸,破之肌如朽木,茸端如玛瑙、红玉者,最善。 又北方蛮夷中有麋、麖、麈。

驼鹿极应允而色苍,尻黄而无斑,亦鹿之类。

角应允而有文,莹莹如玉,其茸亦可用。 枸杞,陕西极边生者,高丈余,应允可作柱,叶长数寸,无刺,根皮如厚朴,甘美异于他处者。

《绝路翼》云:“甘州者为真,叶厚应允者是。 ”应允体出河西诸郡。 其次江池间圩埂上者。

实圆如樱桃,全少核。 暴乾如饼,极膏润有味。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