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九百零八章 皇帝的密旨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当代文学时间2019-07-04 21:58 来源:本站

九百零八章 皇帝的密旨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听闻高淮来时。 林延潮当下便让陈济川将他迎至屋里说话。

这时天还未亮起,外头的雪积得很深。 高淮亲自提着一盏灯,身上戴着斗篷,一看即知是秘密前来,不欲外人得知。

其实自高淮来河南时,他与林延潮没有见几次面。

为了避嫌,二人都是公开场合相见,私下只是以书信往来,包括这一次对付马玉的大计,也是高淮与林延潮在书信里定计的。

这一次高淮亲自来至林延潮的官邸,虽说是行事机密,但若有心人监视林延潮府邸,那也是逃不开他们眼睛。 所以林延潮迎至屋外低声向高淮道:“高公公,你怎么来了?”高淮笑了笑道:“无妨,咱家手里有一道陛下密旨。 这么早来,可惊扰到林先生了?”高淮既是奉天子密旨来林延潮府邸,那么二人见面就可以解释的通了。 若是有心人上奏天子,说林延潮私下结交中官,那么也与马玉查林延潮淤田般,会吃不了兜着走。

听闻有密旨,林延潮不动声色道:“我早已是起了,公公请进说话。

”高淮来至林延潮书房,看见书房里点着火炉,桌上摊着书,不由讶道:“原来林先生,这么早就已是起来读书。

”林延潮笑着道:“少时我有早起读书的习惯,仕官后一直不改,眼下到了地方,每日公务繁忙,才没有了读书的功夫。

眼下正月里清闲,就重新拾起读书的兴致来,这倒是让公公见笑了。 ”高淮不由道:“难怪宫里常道,这诸位翰林先生里,以林先生最勤勉,这话咱家现在才明白了。 ”林延潮笑道:“勤勉不敢当,只是不敢负了这俸禄所给,以及天子期望吧,公公请坐吧!”高淮坐下后,就将一密旨交给林延潮。 林延潮叩拜后,接下密旨。 圣旨不稀奇,林延潮在侍讲时,就替天子起草过不少圣旨。

明白所谓的圣旨,这都是翰林,中书舍人的代笔之作。 但密旨林延潮却没见过。 传说中,密旨有各种各样,但真正的密旨长什么样?既是密旨,就没有公开朗读的一流程,林延潮拿起看后但见其中内容却是露出怀疑之神色。 但见高淮却是笑着点点头。

林延潮收去狐疑神色,继续看去。

但见密旨上,没什么奉天承运这样的话。

上面写着‘林卿,京师一别已是年许,别来无恙否?你说你去地方事功,事功的如何?朕要知道,说来与朕听听……’没错,什么高大尚的密旨?一边凉快去,这完全就是皇帝和你唠嗑嘛。 林延潮一看密旨,我勒个去,不是熟悉的馆阁体,而是传说中的御书!没错,是当今皇帝亲笔写的!在皇帝身边为讲读多年,林延潮不会将天子御书认错。 刚登基那会天子十分喜欢书法,还经常喜欢拿自己亲笔书赐给大臣。

比如六位日讲官,就被天子赐予‘责难陈善’。 但是后来张居正不满意天子将精力放在书法上,认为天子应学习治国之道,书法容易玩物丧志,宋徽宗就是前车之鉴。

张居正不许天子沉迷书法后,天子后来就不怎么自己写字了。

林延潮不由心想,圣旨不稀奇,御书也不稀奇。

但皇帝亲笔写的圣旨,这可是稀世之珍了,留之子孙,以后拿去卖掉,那是多大的一笔钱。 安了,三环内买房不用愁!高淮不知林延潮是为了子孙买房之事欣慰,不由问道:“林先生何故出神?”林延潮眼睛有几分湿润,仰天叹道:“记得当初我侍讲文华殿时,一日与二三讲臣,至后殿东阁天子游息之处。

见窗下不过一几,几上设少许书籍,又一二玉盆,盆中养小金鱼寸许。 西壁上又是一几,几上笔砚无甚珍异,笔皆市中所买,上贴笔匠杨彦章名楮。 ”“眼下见陛下亲笔所写圣旨,想起陛下起居读书所用之物,不过如一普通读书人,简朴如此,不由感念君恩。 ”高淮见此也是感动,他在乾清宫侍奉起居多年,对天子很有感情。 听林延潮这么说,也是触动心弦,高淮以袖试泪道:“咱家不知道外面的官员,以及后世读书人怎么说,但在咱家眼底,皇上就是好皇帝,千古第一明君。 ”林延潮这番话,当然是想借高淮之口,转述给天子的。

不过这番话,也并非全是马屁。 当初为日讲官时,林延潮与小皇帝朝夕相处了好几年。

就算你纯粹将这段经历,当作是工作关系,也会对这个人生出一丝感情来。

儒家士大夫思想的熏陶,就是忠君报国,那么这感情无形中就会放大了很多倍。

而且林延潮侍驾三年,平心而论天子还是有人格魅力的,最重要是对自己有知遇之恩,一直对自己很不错。 林延潮接着看密旨,密旨中完全就是纯聊天,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内容。

但是林延潮却从里面看出一丝感动来,这如唠嗑,说家常话一般的密旨,是天子的亲笔信,几百个字不是秘书打的,这份情谊对于普通人而言不算什么,对于天子来说,已是很难得了。

高淮道:“林先生,咱家返京时,陛下除了问马玉,潞王之事外,问得最多就是你的事。

咱家不敢挑明与你的关系,只是推说不知,然后陛下就动怒,亲自写了这封密旨来,让你要密书一封交给他。

”“其实……其实陛下自将你贬至归德后,遇到疑难之事时,曾提及了你几次,后来日子长了,虽再也不说了,但有提到河南的奏章,陛下总会多留意。

这一年多来,我看陛下早已是后悔将你贬至归德来了。 只是皇上有皇上的面子,不肯说而已。

”“林先生,你若是想要回京,那么就在给密书说了,那么陛下一定会调你回京。 ”林延潮听高淮这么说,天子如此看重自己,也是很感动。

但是待听说提及回京之事,林延潮却是犹豫了,他突然想起之前汤师爷提醒自己的话来。 8)。

回到顶部